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97 玄洋社

此时,心中充满不甘和惊讶的还有李芙蓉,她出身显赫,军人世家的身份让她很早就入伍,在军队她各项军事技能都名列前茅,很多男兵都是她的手下败将,所以很自然的让她养成了目空一切的习惯。

当然军中绝对不是没有高手,但一来在阳城军区没有,至少她没有见过,即使有,那些高手又怎么会和一个小姑娘一般见。

这次本来是跟着军区技术小组来看热闹的,见公安局如此兴师动众很不以为然,于是悄悄跟来想顺手解决此事,几个绑匪而已,她又不是没有见过,她又一次乘车外出曾经赤手空拳打翻五个在车上抢钱的匪徒,还曾一把将两个飞车党的从车上拽下来,至于落到她手里的小偷更是不知有多少。在她眼里这些绑匪不外如是。

正因为如此,她看到闻天和一个人能守住这么多人的攻击并不是很吃惊,因为她并不觉得一件多么难得事情,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这些绑匪不但身手不错,而且火力更加惊人,连手雷都有,而且数量还不少,虽然她看不上郭奕,但她心里也明白如果没有郭奕,她根本挡不住这些人的攻击。

而这些还不够,在这些人的背后竟然还隐藏着一个高手中高手,他虽然是偷袭,但李芙蓉明白他就是不偷袭自己依然躲不过去,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你是谁?”

她问道,她其实对这个日本人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并不感兴趣,只不过连死在谁手里都不知道,她实在有点不甘心。

“告诉你又如何,我名叫藤田毅,是日本玄洋社的空手道教练。现在你可以死了!”

李芙蓉一惊,这玄洋社可是出名的很,这是一个日本扩张主义右翼团体,它后来成立的黑龙会和中国有着数不清的纠葛。李芙蓉哼道:

“不敢说就别说,谁不知道这玄洋社1946年已经被取缔了,这么一个非法组织你也冒充,怪不得你们日本越来越没出息了!”

这丫头本来说话就刻薄,现在自知难以幸免,嘴上更加不留情了。

藤田毅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光芒,冷笑道:

“我玄洋社自前辈头山满君创立后,为我族立下了多少赫赫功勋,后我族蒙难,我玄洋社只能忍辱负重、韬光养晦,想我玄洋社寄我大和民族众望,怎会取缔,谁又能取缔?如今我国富民强,正是重整河山的大好时机,你们支那人孤陋寡闻,又知道什么?少废话,去死吧。”

说着就要动手。李芙蓉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郭奕,叹了口气,没想到今天竟然和这个萍水相逢的人死在了一起,他为自己挡了两枪,这个人情恐怕是没有机会还了,唉,自己的人生真是短暂,可惜连恋爱都没有谈过,说起来,这个年轻人还是自己成年以后抱过的第一个男人。他虽然菜了一些,但共同上路似乎也不错??????

她胡思乱想着,却没有发现郭奕嘴角浮起的一丝诡异的笑容。也许这个藤田毅认为自己死了,或者认为自己根本就是个将死的废人,虽然自己就在他的脚下,他却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郭奕虽然没有力气,但却不能说没有杀伤力。

他的手就在藤田毅的脚边,只要一伸手,郭奕相信这个牛逼哄哄的小鬼子立刻就能变成冰棍。

眼看藤田毅就要动手,他的手一动就要去抓藤田毅的脚腕,就在这时,异变又生,一个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

“住手!”

声音生硬、虚弱,但却透着一股怒气和坚毅。郭奕忽然觉得这声音很熟。

藤田毅诧异的回身,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细眼短鼻,脸上轮廓鲜明的年轻人站在他的面前,这小伙子浑身是血,肩头有一个巨大的贯穿伤口,伤口没有包扎,但已经不流血了!

“鸠山浩二,你——”

鸠山浩二眼中闪着化不开的恨意和冷酷,他冷笑道:

“想不到吧,我还活着,那一枪虽然打中了我,可惜没有打死!你们也太卑鄙了,连我也杀!”

藤田毅叹了口气,说:

“唉,其实,我真的不想杀你,你是个人才,虽然脑子笨了点,但在练武上却是个难得的苗子,你练的斗气很有前途,可惜,你太不识时务了!广田社长是容不下不识时务的人的。”

“识时务?什么是时务?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绑架人家的妻子要父亲顶罪就是时务,想这些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同胞的人就是时务?为了你们的目的连自己的伙伴都可以杀就是时务?我鸠山浩二时堂堂的大和民族,就是死也不会和你们这些人渣同流合污的!”

郭奕晕了,这他妈哪跟哪啊?自己不放了一个蒋干嘛,怎么弄成这样,虽然不大明白,但日本人之间起内讧他还是很高兴看到的。

藤田毅冷哼一声,斥责道:

“你懂什么,中国有句古话,叫成大事不拘小节,你小小年纪简直迂腐的可笑,既然你想好这些中国人一起死,那我就成全你!”

“不用了,还是我成全你吧!”

郭奕呵呵一笑,抬手握住了藤田毅的脚腕,心中意念一动,藤田毅只觉得浑身的热量急速的沿着脚腕倾泻而出,他大吃一惊,慌忙用力一甩,想把那只可怕的手甩开,谁知道自己的腿竟然没有动——已经僵硬了!然后这种僵硬迅速蔓延到了全身,可怜藤田毅一声出神入化的本事,还没来得及用就成了一根冰棍。

郭奕本来是想让藤田毅和鸠山浩二练练的,可惜看鸠山浩二摇摇欲坠的样子,对他实在没有信心,一旦藤田毅挪开几步,自己就够不到他了,再说,他两个人动起手,谁要不小心踩自己一脚,估计自己就得玩完了,干脆就不冒险了!

郭奕用这些热量又修补了一下伤口,虽然还是远远不够,但却比刚才又好了不少。

瘫坐在地上的李芙蓉,被眼前的事情弄的目瞪口呆,不过她随即高兴起来,说道:

“原来你没死啊!”

郭奕没有看她,而是看向鸠山浩二,说:

“二啊,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