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09 最后的五块钱

009最后的五块钱

郭奕眼巴巴的看着,肚子咕噜噜的抗议,但那又怎么样?从她手里抢饭吃?就算郭奕不顾君子风度,也得顾及她那把刀——郭奕也觉得奇怪,那把刀明明藏起来,她怎么找到的?

终于,郭奕忍不可忍了,起身往外就走,还没走到门口,那柄刀便嗖的一声插在了门上,身后冰坨子美女冷冰冰的说:

“敢出这个门你就死!”

郭奕哭丧着脸说:

“姐姐,我饿啊,我去买点吃的不行吗?”

“你可以吃方便面?”

“你这是最后一包了,本来我还指望你能给我留点汤呢!”

郭奕看着干干净净如同刷过一般的饭盒,悲痛的说。

她微微一怔,说:

“哦,那你给我也买点,我要吃------”

她的话直接被郭奕动作打断了——他接把口袋中最后的十块钱掏了出来。

美女看着他外翻的口袋,有些难以置信的皱皱眉,无奈的说:

“那你随便买点吧,不过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把我在你这里的事情说出去,我就杀了你!”

郭奕都懒的搭理她,心想,我说给谁去?我说这不足八平方米的小屋里住着一个极品美女,谁信呢?

郭奕走到了门口,忽然转身说:

“哎——”

她冷冰冰的斜了郭奕一眼,气的郭奕转身就走,他本来是想问问她担担面里放不放辣椒,谁知她竟然这幅表情。

“我多放,辣死你!”

郭奕几步跑到楼下老张的摊位上,自个先来个大碗,顾不得还烫嘴,拼命的往嘴里扒拉,边吃还边琢磨:这冰坨子美女抱着我胳膊的时候我怎么没饿呢?

老张笑眯眯的看着郭奕,很是有些得意的说:

“我娘哎,你慢点,要说我这担担面,那可是正宗的很呢,让你天天吃都不腻!”

郭奕顾不得搭理他,一大海碗连汤加面都干进去之后,这才感觉好受了些!

“张哥,再来一碗!”

“还能吃,我这量可是很足的,你别撑着!”

话说这老张还是厚道人,不过他也不看看郭奕是那种吃饱撑着的人吗?

郭奕不耐烦的挥挥手,让他赶紧盛,等老张盛好了面,郭奕狠狠的放了两大勺辣椒,然后把最后的十块钱放在桌子上,端着碗上楼。

现在自己一分钱都没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呢,别说房租了,连吃饭都成问题,要说咱现在也是有本事的人了,能修东西能治伤,可怎么开始这第一步呢,等自己能开店或者开家医院了估计都饿死了。

心里想着,郭奕很快到了楼上的房间,冰坨子一把抢过了面,瞪了他一眼说:

“怎么才回来,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郭奕大怒,这泥人还有几分土性呢,我最后的面和最后的钱都用到你身上了,你吃我的饭,睡我的床,打我的人,还动不动就威胁我,你也太太嚣张了!

郭奕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怎么曾经对这样的人有怜悯之心!

郭奕自个在那呼哧呼哧运气,谁知她根本没再看他,直接抱着满是辣椒的海碗吃了起来,看样子还吃的挺爽!郭奕空运了半天气,见人家根本没把自己当盘菜,便泄气搬着三条腿的凳子走到墙边上坐着——这个位置一来凳子不倒,二来离的她够远!

这碗面吃了一半,她便吃不下了,看着一旁默不作声的郭奕,声音有些缓和道:

“怎么,生气了?”

本来还没什么,她用这种声音给我说话,郭奕很没出息的委屈的眼泪差点没下来,将脸扭到一边不理她。

“真小气!”

她舒展了一下身子,皱着眉头看了一下我的床,用手扫了扫,然后小心翼翼的躺了下来。

见她如此动作,郭奕顿时沉不住气了!怎么,她还不打算走啊?

“哎,你不会想在这长住吧?”

“美得你!”

冰坨子送给郭奕一个白眼,倒是有些春荣初透的感觉,至少不那么冷了。

郭奕大喜,急忙说:

“那就好,那就好!哎,那你什么时候走?”

冰坨子脸一寒,恢复了原来的表情,说:

“我叫冷青霜,不叫哎!”

郭奕嘴一撇,笑道:

“艺名吧?这么假!”

“信不信由你,你叫什么名字?”

“郭奕,哎,那个冷青霜,你什么时候走啊?”

“我这胳膊上的伤真是你治好的?”

她顾左右而言他,郭奕憋气道:

“废话,不是我还能有谁?”

“可你实在不像有这么高明的医术的人,我的伤我清楚,这么深的伤口居然在一夜之间完全恢复,而且连伤疤都没有,你怎么做到的?”

郭奕得意的一笑,说道:

“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我祖上八代中医,这点伤,实在是不值一提!”

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是嘀咕,怎么是一夜之间呢,明明是一瞬间的事情,郭奕将当时的情形又回忆了一下,当时给她治好伤之后,身体骤然变冷,然后就抱着她昏睡过去了,估计她当时因为失血过多,无力挣扎也昏过去了,才有了一夜之说。

她这样想也好,否则自己还真不好解释。

可即使是一夜的时间,这速度和效果也是快的不合常理,这丫头心机也够深的,这么大的疑惑,竟然一直忍到现在,而且还问的这么随意。

“哎,哦,冷青霜,说重点,你到底什么时候走?”

郭奕不能因为她岔开了话题就不再问了,家里住着这么一位白吃白住还动不动就拿刀的主,谁受的了?其实,郭奕心里盘算着,只要她肯做出点让步,比如对自己客气一点,床能分给自己一半,自己也就不说什么了。

“就这两三天吧!”

“两三天?那我睡哪?”

“除了床上,随便!”

郭奕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是白想了,这丫头怎么霸占起别人的东西来怎么就这么理直气壮呢!谁让自己不是自己对手呢,要是自己谈有笑间将对方推倒在床的能力,估计这丫头早逃之夭夭了,还敢在这蛮不讲理?

郭奕在脑海中意淫对方被自己推到在床苦苦挣扎的壮观情景之后,心里总算舒服了点,开始旁敲侧击:

“你看这孤男寡女的,邻居们会说闲话的!”

“你不说他们怎么知道我住在这,而且,你也不像在乎别人怎么说的人啊!”

嘿,还挺了解自己,像咱这种一无所有的人还真不怎么在乎名声。

“我实话给你说吧,我实在是没钱了,但凡有点存货,我也不能把一个姑娘往门外推啊,刚才你吃那碗面,是我最后的五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