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86 蒋干

郭奕瞪大了眼睛,诧异道:

“你也有问题?”

鸡腿害羞的笑笑,有些不自信的说:

“既然知道警察系统里有败类,为什么不趁着这个机会引蛇出洞,找出内鬼,还有既然我们知道了人质所在的地方,可不可以围城打援扩大战果?”

郭奕三人大吃一惊,呆呆的看着鸡腿,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鸡腿竟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鸡腿一见三个人这副表情,更加害羞,急忙说:

“没事,没事,我就随便说说!”

郭奕一把抱住鸡腿,晃着他的小脑袋说:

“鸡腿,你是不是让诸葛亮附身了!”

鸡腿嘻嘻一笑说:

“刚才闲着没事看了一会三国!”

闻天和叹道:

“这才是活学活用的典型啊!”

郭奕苦笑道:

“计是好计,可是不是太宏大了点,就咱们几好人能顾的过来吗?一不小心可能鸡飞蛋打啊!”

纳兰庆转身出门:

“你们继续,一会告诉我怎么做就成,刚才我玩到‘hard’了!”

郭奕问鸡腿:

“这家伙玩什么呢,这么上瘾?”

“连连看!刚才还玩蜘蛛牌呢!”

郭奕叹了口气,这货好歹也是一个杀手啊,而且还是顶尖的那种,难道从公安局出来后真的变傻了?算了,不管他了,还是想想正事吧。

闻天和想了想说:

“富贵险中求,没有大的风险就没有大的收益,鸡腿的办法我看可以一试,我只知道你顾虑人质的安全,我倒有一个办法!”

郭奕大喜:

“快说快说!”

“我先去人质被扣押的地方潜伏,暗中保护人质的安全,你联系公安系统的朋友进行施行‘引蛇出洞’引出警察系统的内鬼,即使计划失败,我们至少保证了人质的安全;至于‘围城打援’,我们还缺少一个蒋干。”

鸡腿一愣,问道:

“什么是蒋干?”

郭奕拍拍他的头,说:

“你三国还没看完吧,等你看完了就知道了,这个蒋干我们倒是有一个现成的,可我总觉得这厮不大靠谱啊!”

“你说鸠山浩二?嗯,是啊,我也觉得这家伙很怪,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不过,不管他怎么想,他都是广田家的人,这个蒋干他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

郭奕眼中一亮,心中已经的打算,他一咬牙,说:

“好,就这么办,今天我们就玩把大的!”

闻天和悠悠的说: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的计划和安排都基于一个前提——龙思语提供的情报是正确的,否则,你的麻烦就大了!”

郭奕冷冷一笑,说:

“你刚才说的对,富贵险中求,不冒险试试,既不能将让广田刚彻底伏法,也不能知道龙思语的态度,如果龙思语真的骗我,她会付出代价的!”

闻天和笑笑说:

“其实,也不一定,这样吧,我现在就按龙思语提供的地址去看看情况,如果情况属实,我再通知你开始下一步的活动,我们把风险降到最低!”

郭奕很高兴,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这样最好了,不过,就是要辛苦你了!”

本来嘛,这事和闻天和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且他还是警方通缉的犯人,他这样冒险,很大程度上因为自己。

闻天和一笑,半开玩笑的说:

“这也没什么,我知道让你去危险的阿富汗有点强人所难,不让你欠我个大点人情,我怕你反悔!”

郭奕心说,我即使想反悔也不敢啊,把你惹毛了一翻脸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凭你这身手不去做杀手实在可惜了!

两人又商量一下细节,然后闻天和就动身了。说心里话,有这么一个合作伙伴,郭奕心里踏实多了。在闻天和反馈回消息之前,他要做的就是等待了。

他在几个房间里转了几圈,然后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可怎么也睡不着,起来看看表,还没一刻钟呢,于是他走出卧室,见纳兰庆正襟危坐神情紧张的忙活着,他过去一看,这厮还在玩连连看,是“hard”的第一关,纳兰庆手忙脚乱一阵乱点,很快时间到了,郭奕实在看不下去了,一屁股把他挤开,自己操刀上阵,结果一会儿的工夫时间又到了,还是没过。

纳兰庆想笑没敢笑。郭奕斥责道:

“你看到了?你刚才就是这样乱点的,我用事实再次证明乱点是不成的,来,你再试试!”

无聊的郭奕又看看鸠山浩二,这家伙还在闭目养神,于是踱了过去说:

“二啊,练功呢?”

鸠山浩二黑着脸纠正说:

“是鸠山浩二,不错,我是在练功!怎么,你还想吸取我的功力?”

“怕吗?”

“不怕!”

郭奕抓住鸠山浩二的手腕,鸠山浩二眼中寒光一闪,却没有任何的动作,郭奕放开了他的手腕,淡淡的说:

“很显然你不愿意,可是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跑?”

“我说过了,既然阁下相信我,我怎能辜负阁下的信任,虽然我很想离开,但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离开。”

“也就说我把你绑起来扔到洗手间,你会想办法逃走,我松开绳子你就不会跑,是这样吗?”

“是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正是利用你这种心理,让你自己困住自己呢?”

鸠山浩二怔了一下,认真的说:

“我相信阁下不是那样的人!”

郭奕很是无语,你刚被我抓住的时候,你骂的我和袜子一样,现在居然相信我?这个日本人还真是难以理解,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郭奕一看,是闻天和,上边只有两个字——无误。

郭奕不动声色的收起手机,对鸠山浩二说:

“我也说过,像你这样有操守的日本人不多了,虽然你我处在敌对状态,我对你这种人还是很佩服,我们之间有点误会——”

鸠山浩二打断了郭奕的话:

“郭先生,我很感激阁下的招待,但,我相信我们之间没有误会,我不会因为你善待我,就改变我对你,对支那人的看法,我们的阵营和立场不会改变??????”

郭奕的脸黑了黑,差点爆发了,他噌的站起了指着鸠山浩二的鼻子说:

“你们日本人都像你这样固执愚昧,颠倒是非吗?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的观点,你们老祖宗对我们中国干的事情我这里先不说,也不说那个你嘴里的企业家广田刚,就说你,你无视法纪擅闯民宅,有没有?你不分青红皂白滥杀无辜,有没有?”

“你有证据?我他妈还有证据呢,你说广田刚是诬陷的,那我告诉你,我们没有人诬陷他,倒是你们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居然丧心病狂的以人家妻女做人质,逼迫李洪满去顶罪,你们还是人吗?你们就是一群人渣、畜生!我警告你,我不想再听到‘支那’这两个字,如果再让我听到,别怪我对你客气!现在你马上给我滚!”

鸠山浩二涨红了脸说:

“你胡说,明明是你们诬陷广田先生的,逼迫别人顶罪?善良的广田先生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你这是污蔑!”

郭奕冷笑一声,说:

“是不是污蔑你们心里清楚,别他妈的在我这装无辜,你知道我的朋友去哪了?他去救人了,你们的计划就要落空了!”

“不可能——”

愤怒的郭奕一把拉住他将他一脚踢出门外。然后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鸡腿吃惊的说:

“哥,你怎么放这个王八蛋走了!”

郭奕忽然笑了,说:

“他必须走,他不走谁当蒋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