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85 你有问题吗

张银凤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还让自个跟班也把身上的钱取出来,她抓起钱走到萧母身边,很诚恳的说:

“阿姨,这是以前我在您这吃饭的饭钱,以前那是我跟您开玩笑呢!您别介意啊!”

萧母还想着郭奕和龙思语,没有听明白张银凤的话,于是问道:

“你说什么?”

淡淡的语气吓的张银凤一哆嗦,她忙把钱向萧母手里塞,可怜巴巴的说:

“阿姨,您就原谅我们吧,我保证以后谁也不敢到您这吃霸王餐,谁要敢到您这找麻烦您告诉我,我一定收势他们!”

萧母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眼睛的胖妞,他们的小动作她自然明白,可家里丈夫一直生病,直到遇到郭奕才有了好转,她自己一个妇道人家也真怕这些小二百五找自己的麻烦,于是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左右不过十几块钱的事,犯不着!

对于这个胖妞的行为举止,萧母实在是看不惯,明明自己就是一个女孩子,偏偏和另外一个小女孩动作亲昵,这同性恋也忒早了点!不但如此,她还动不动就说自己是道上的,认识某某某,一个屁大的孩子,你知道什么是道啊?可看不惯也没办法,来了还得要招待,这小混子也是混子啊,谁也没规定女孩子就不能当混子。

刚才就看他们在一起嘀嘀咕咕,萧母就知道,今天他们这顿饭又白吃了,谁知道,到了最后,这小胖丫头竟然转性了!萧母不借钱笑笑说:

“都是一帮孩子,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喜欢吃就来吃,阿姨还管的起!”

张银凤难得脸上一红,说:

“阿姨,我知道我们错了,这钱你就收下吧,您要不收我们心里会不安的!”

萧母不愿和她纠缠,从一沓钱中取出一张二十,说:

“好了,收了,吃晚饭赶紧走吧,快上课了!”

张银凤大喜,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又踅了回来,有些扭捏的说:

“阿姨,这事您能不能不给郭爷说啊?”

“谁?”

“就是刚才走的那个!”

“哦,你说的是小郭啊,可他不叫郭业啊!”

张银凤诺诺两声,终于走了。萧母这才明白,原来不是这丫头转性了,而是因为郭奕!

郭奕和龙思语随便找了个地方吃午餐。郭奕明显心不在焉,平日的美食,眼前的秀色,都失去了对他的诱惑。美色视而不见,美食如同嚼蜡。倒是龙思语的兴致不错,始终笑意盈盈,偶尔还开个玩笑逗郭奕开心。

吃罢了午餐,郭奕说要回去准备一下救王玲玲母子的方案,龙思语没有多说,开车将郭奕送回。郭奕下车后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却不知道该对龙思语说点什么,只好勉强笑笑,便转身上了楼。

龙思语看着郭奕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处,动人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她自语道:

“萧羽,是你自己不珍惜,怪不得我!”

这时,手机响起,是自己的保镖马滨,她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干练的声音:

“小姐,乔正阳回来了!”

龙思语雪白的脸上顿时布起了阴云,她寒声说:

“让他接电话!”

乔正阳接过电话,恭谨的说:

“小姐!”

龙思语冷哼了一声,说:

“乔大公子,我还以你不回来呢?”

乔正阳心里一寒,急忙说:

“对不起小姐,太子命我去执行一个任务,所以我——”

“不说这个,那天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配合做一场戏吗?为何下那么重的手,如果不是马滨及时赶回来,恐怕郭奕已经死了!不要告诉我这也是太子的命令!”

乔正阳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硬着头皮说:

“这,这,是太子的意思,他说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龙思语淡淡的说:

“乔公子,你回去吧,我这里不劳大家了!回去告诉乔老爷子,说龙思语欠的那份人情债,清了!从此以后我和乔家再无瓜葛,我也不想在看到你!”

乔正阳急声说:

“小姐——”

龙思语挂断了手机。

乔正阳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半响之后,他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他将手机交给马滨,然后扬长而去。

马滨淡淡的看着他背影,随手将一直香烟叼在嘴里,他知道,也许再见面时,大家可能是不死不休的敌人了!

郭奕回到文化市场办公室,见这四人正各自忙着各自的——闻天和继续学习他的普什图语,鸡腿拿着《脉经》费力的啃着,纳兰庆在电脑前玩游戏,而鸠山浩二则坐在沙发闭目养神——这货怎么就不跑呢!

“你们几个都过来。”

郭奕招呼闻天和等人,鸠山浩二睁开了眼睛,见没自己什么事,又把眼睛闭上了。

郭奕把三人叫到自己的卧室,简单的将李洪满的事情介绍了一遍,然后说:

“李洪满的口供对这件案子非常重要,要想让他改口供,必须救出王玲玲母子,这是人质被关押的地址,咱们今天晚上就行动,一定要把人就出来,大家有问题吗?”

纳兰庆举手,说:

“老大,这似乎是警察的事吧,咱们掺呼啥?”

郭奕怔了一怔,是啊,这事最好让警察办,自己这伙人去救出人来还好,救不出人或者说造成人质死亡,弄不好还得吃官司,再说自己这几个人,四个人有两个见不得光的!这事弄得,怎么看怎么像大姑娘怀孕,即使怀的男孩也未必招人待见!

可是要通知警察,且不说警察不信,就是张红颜相信自己,可去救人质,一定要做细致的准备和安排,这就不可避免的会扩大知情范围,而现在的警察系统,谁玩无间道可说不准,恐怕这边还走呢,那边绑匪就收到消息了!

难道就让好不容易得来的一个消息付之东流?

这事不想还好,一想就是一脑门子浆糊。纳兰庆见郭奕脸色不对,急忙说:

“没事,我就随便问问,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郭奕松了口气,闻天和忽然说:

“这消息是龙思语告诉你的?”

郭奕点头。

“你不怕这是个圈套?”

郭奕又怔住了,他虽然一再提醒自己,他和龙思语的关系就是一种猫戏老鼠的关系,她在施展美人计,自己在将计就计,明明是这么一种敌对的关系,他怎么对龙思语提供的情报没有一点怀疑呢?难道自己——郭奕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一见郭奕这副表情,闻天和急忙说:

“没事没事,我也是随便问问,你接着安排!”

郭奕郁闷的看向鸡腿,问道:

“你有问题吗?”

鸡腿浅浅的笑着,说: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