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08 美女,其实我不是你爸

郭奕坐在三条腿的凳子上发了一会愣,忽然重重拍一下头,真是傻了,咱现在是什么人了?神医兼神匠,修个风扇还不跟玩似的。郭奕拿过风扇插上电源心中意念一动,哈,转了!同时,一股若不可察的热流也顺着他的手流出,不过这点热量对郭奕来说根本没什么影响。

郭奕此时心中又是一动,心想如果自己刻意降低我身体的温度,会不会就不会感到热了,或者,如果我能吸收空气中的热量来补充我身体的消耗的热量,那么,我就不会冷的那么难受,甚至有可能在这个小房间里营造出空调的效果!

这么一想郭奕有些激动起来,心动不如行动,试试!

他把小屋里所有能修的东西都翻了出来,什么破收音机、复读机、破手表、小型游戏机-------,甚至还把书撕开,然后再复原,东西虽然都不大,但胜在数量够多。很快郭奕就开始哆嗦起来。

闷热的空气对此时的郭奕来说是一种温暖------

郭奕站起来伸开双臂,五指叉开,心中默念着:

“吸收!”

“吸收!”

-------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郭奕自己也不清楚,这是一种直觉,换一种说法就是蒙。

但是,郭奕成功了,一丝丝热量开始顺着他的手指和掌心缓慢但持续不断的涌入,在那个号称丹田的地方盘旋了一会,然后分散到四肢百骸,舒服!真是舒服-------

当他感觉不到寒冷的时候,从丹田处的热量便不再往身体各处运输,而是慢慢凝聚在那里,形成了一个虚拟的黄豆般大的内核。双手吸纳的热量不断的若蒸汽般环绕在内核上,然后,慢慢凝聚上上面。

随着室内温度的慢慢下降,郭奕吸收热量的速度也越来越慢,终于,无论他如何用力,摆何种造型、念什么咒语(自创的)都无法吸收热量了。

郭奕放下有些发酸的手臂,心中的的激动难以言表,这,太神奇了!

他激动在小房间里转了几圈了,还趁着美女昏睡偷着亲了两口,这种极品美女摆明了和他这种无钱无势无手段的三无男人没什么交集的,不偷着占点便宜,他会后悔死的,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当人回首往事的时候,女人会后悔曾经做过什么,而男人则往往是后悔曾经没做过什么!

郭奕也曾想过试试能不能治好这女孩的高烧,但最终还是没有试,且不说她病好之后郭奕就占不到便宜了,单是她醒来会如何对待自己就难说的很,要知道,在她可曾经拿刀对着自己的。

到现在为止,郭奕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如果是个男的,郭奕早报警了,但面对这么一个极品美人,郭奕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沉默,他虽然胆小,但色胆——有时候也小。

闲着无事,郭奕又弄些东西来修——没有了就再弄坏呗!熟能生巧,也许有什么新发现也说不定,就这样不到十分钟丹田处的内核便消耗光了,身体的温度也可是下降,不过,郭奕并不担心,没了再吸收就是,大夏天的别的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这热量。

郭奕正忙的不亦乐乎,忽听床上的美女低声**了一下。回头一看,见她无意识的翻了个身,额头上的毛巾滑落下来。

郭奕过去捡起毛巾,发现毛巾也有些烫手了!她面色通红,呼吸也有些急促,绯红色的脖子上布满了细小的汗水,用毛巾给她擦了一下,然后顺手将粘在她腮边的发丝撩开。

当然,郭奕不能白干,他毫不客气的摸了一下她滚烫但滑腻的脸蛋。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也许是他的手凉的缘故,美女竟惬意的微微哼了一声,抓住他的手放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摩擦着。

上帝作证,这可是你要这么做的,和我没什么关系!

郭奕一边肆意的享受着这意外的美好待遇,一边恨不能找个摄像机拍这一幕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是她主动的,而自己,只是配合而已。

谁知道,她接下来的一个动作更让郭奕热血沸腾继而目瞪口呆------

她忽然紧紧抓住郭奕的手,力量大的惊人,她将郭奕的手臂搂在怀中,小嘴咕哝着:

“爸爸!”

这一声差点把郭奕雷到在地。

郭奕虽然一心想多占点便宜,可从没想过要占这么大的便宜,这让他怎么好意思继续下手啊?

美女将郭奕的手臂抱的紧紧的,脸贴在他的手背,胸部的汹涌与脸颊的柔腻让郭奕出现了暂时性的窒息。郭奕天人交战心猿意马,正当他本能战胜良心,打算将她怀中的手臂翻转用掌心来感受那波涛的时候,一滴滚烫的泪水滴在他的手背上。

这滴泪水犹如一瓢凉水,瞬间浇灭了郭奕身心的火焰,他忽然平静下来,心中再没有一丝的杂念。

郭奕轻轻的往外抽了一下手臂,她却反射般的抱的更紧,秀气的眉毛蹙起来,泪水滚滚而下,含混而急促的说:

“爸爸,不要走,不要抛下我!”

郭奕很想说,我不走,我永远不会抛弃你!但,他张了张嘴,终是没有说,而是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就像母亲当年哄着在恶梦中惊醒的自己------

此时,她在郭奕眼中再没有了诱人的娇媚,代之的是一种让人心疼的怜惜。

郭奕坐在床前,看着那张布满泪痕楚楚可怜的小脸,不知怎的,竟忘记了今夕何夕,心中一片静静的温情,只想就这样守着她直到地老天荒-------

不知过了多久,郭奕睡着了,睡的很平静,什么梦都没有做。但梦平静不等于生活平静,因为他忽然被人一脚踢到了对面的墙上,落下来时把刚修好的东西压的粉碎。

紧接着,寒光一闪,那柄尖刀又出现在他的颈部,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低声怒道:

“说,你对我做过什么?”

郭奕无限委屈的看着眼前这张寒中带煞的俏脸,欲哭无泪!

“你说不说?”

刀尖已经抵进肉里。尖锐的刺痛直接挑战着郭奕脆弱的神经。

“我说!”

本来就够委屈的,再因为不说被捅死,那就更委屈了,郭奕估计自己要是死了,外面马上得下大雪-------

“我说,我说,我说你能不能把刀往后撤一点,我怕走火,我对你做过什么,见你受伤了,我给你治好了伤,后来你发高烧,我喂你吃药,给你换毛巾-----”

郭奕越说越觉得委屈,好人做到我这份上你说冤不冤(至于亲那两口是在她昏迷中,他自动过滤,就当没发生过)。

美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曾经受伤的肩膀,声音依然冰冷:

“你——哼!这笔账以后再给你算,有吃的吗?”

郭奕有点傻,对方这个转折是不是有点大啊!不过想想也正常,她好像至少一天一夜没吃饭了,而自己也是!

她收起了刀,郭奕哼哼唧唧的爬起来,心中暗呼侥幸,因为他忽然想起,在她昏倒之前自己还在她睁着眼睛的时候干过一件坏事呢。

在尖刀的威胁下,郭奕把最后一包方便面拿了出来,用笑笑给我送红烧肉的时候顺便捎过了水冲开了,不等凉凉,冰坨子美女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很不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