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76 谁诬陷谁

“这是怎么回事?你从哪召来这么一个煞星?”

纳兰庆被郭奕的话吓了一跳,他急忙说: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我召来的,人家分明是来杀你的好不好,本来我好端端的走路,也没招谁没惹谁,刚出你这门没几步就碰到了他,他问我是不是郭奕,我说不是,他就向我出手了,要不是我动作够快,我已经死了!这家伙就是个神经病!”

你死不死的关我什么事?郭奕没接纳兰庆的话,他抄起那把生锈的水果刀,走到年轻人的身边,问道: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像你这样的支那人就该杀!”

一股热血直冲郭奕的脑门!支那,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词,原本是印度人对中国的音译,在某一段特定的历史时期还成为对中国的敬称,但,自从甲午之后,这个词在日本人的嘴里则往往带有蔑视!

郭奕都懒的问了,他指着矮个子对鸡腿说:

“打!给我往死里打!”

鸡腿二话不说就要上前,纳兰庆噌的窜过来说:

“让我来让我来!”

也不管鸡腿同意不同意,上来一脚就将矮个年轻人踢了空翻,然后撕下一段胶带封住了他的嘴,便开始一顿暴打,若不是他手里没有刀,郭奕此时这间办公室就会成为一间屠宰场。

鸡腿看看郭奕,见郭奕没有反对,便退往一旁,在他心里这个小个子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郭大哥的态度!

纳兰庆杀手出身,自然知道人体哪里最为脆弱,他心里恨透了这个二话不说就下杀手的人,而且这个家伙很有可能是个日本人,对于日本人纳兰庆从来是没有好感的!

办公室顿时骨折声一片。

“停!”

郭奕不得不制止了纳兰庆,这哪是打,这分明是虐杀。郭奕倒不在乎这个小子死不死,关键是还没问到口供呢!

“你叫什么名字?”

“呸!无耻、无耻的支那人!”

这个小子满嘴都是鲜血,对着郭奕吐了一口,奈何他浑身都被打散了架,吐出来的血水大多落在自己的脸上!郭奕看了看他,冷笑了一声,说:

“好,有骨气,你是日本人吧!当年你们日本人在我们中国人身上用了很多酷刑,今天我也让你试试,你最好挺住,提前说了我会失望的!”

接着,郭奕对纳兰庆说:

“逼供会吗?”

纳兰庆两眼放光,那表情就如同看到一个美丽柔弱的少女脱光了衣服在床上勾引他一般,英俊的脸上饥渴的表情表露无疑,嘴上却谦虚的说:

“这个逼供,以前还真没干过,不怎么在行,不过,可以试试!”

看他那表情,郭奕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对鸡腿说:

“你上网查查,那些畜生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先烈的,嗯,烈士赵一曼的就行——”郭奕咬着牙说,“我今天也给那些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们出口气!敢侮辱我们中国人,哼,今天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郭奕不是愤青,他分得清历史的罪恶和现实,但那段历史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心里都是一段难以抹杀的阴影,如果这个家伙只是嘴硬不说,郭奕也不会用如此激烈的手段,但,既然对方敢这样明目张胆的侮辱我们,他就该付出代价!

郭奕俯身给小个子输入了一些能量,省的他过早咽气,他指指卫生间,示意纳兰庆带他去卫生间折腾,他可不想弄的满屋子都是!

“放心折腾,只要留一口气就成!”

纳兰庆兴冲冲的拖着小个子进了卫生间。鸡腿真的去网上查找,然后在何伟峰留下的打印机上打了出来。可他还没走到洗手间门口,纳兰庆就垂头丧气的出来了!

“他招了!”

郭奕一愣,这也太快了吧,刚才不是看着还挺硬的吗?看那小子的面相也是个犟种,怎么快就就招了?他忍不住问道:

“你用的什么方法让他招的?”

纳兰庆脸上一红,有些不自然的说:

“你管我用什么方法,招了不就行了,赶紧去问吧!”

看着纳兰庆多少有些扭捏的表情,郭奕心中微微一动,有些明白了,他不动声色的走进卫生间,淡淡的问道:

“姓名。”

“鸠山浩二!”

鸠山浩二双目赤红的看着郭奕,恨不能一口将他吞了,但回答问题时却毫不犹豫,显然,纳兰庆的法子管用了!

郭奕微微皱了一下眉,果然是日本人!他对于历史多少有些了解,知道鸠山家族在日本是个武士望族,而这个家族和中国的关系也颇为密切,从公开的报道来看,鸠山家族一直是致力于发展中国和日本的友好关系的,怎么会有这么偏激的家伙?

“你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你残害日本人”

郭奕气乐了,欲加之罪,其无辞乎?他隐隐想到这事应该和广田刚有关。鸠山浩二很气愤的说:

“我们日本人漂洋过海来帮助你们发展经济,你们不但不感恩,反而以怨报德,诬陷我国著名企业家广田寿夫之子广田刚肇事杀人,明明真凶已经自首,你们却仍然扣着人不肯放,更诬陷广田刚殴打公安局高级官员,你们还是人吗?”

郭奕脸都黑了,纳兰庆在一旁怒道:

“和他说什么废话,让我一刀砍了算了!”

鸠山浩二怒视着纳兰庆,眼中毫无惧色!

郭奕闭上眼睛平静了一下呼吸,淡淡的说:

“你怎么知道我们诬陷他?”

“我当然知道,我有证据!你以为我鸠山浩二是嗜杀之人吗?若不是你们这里黑暗不堪,我们本会通过法律来解决的,可是你们太卑鄙了,只怕我们还没有打赢官司,人就被你们害死了,非常事当用非常手段,!我不但要杀你,还要杀那些诬陷广田刚的警察,我要用你们血洗涮你们身上的罪恶,还我们日本人一个公道,也换你们中国一片干净的天空??????”

郭奕无语的看着鸠山浩二,叹了口气,对纳兰庆说:

“来,你接着打一会,我先喘口气,我怀疑这小子打算用这些话气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