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74 杀手遇到杀手

闭目等死的纳兰庆很欣慰,他对于自己的眼光还是很信任的,自己虽然和郭奕有仇,但一个将死之人的托付,他是无论如何不能拒绝的,像郭奕这种人他以前见过,是典型的嘴硬心软,而且信奉一种叫道义的东西。这种人以前在他眼里是傻子,是不屑为之的,但,却是可以相信的。

他悲壮的毅然求死,一反面是因为自己成为可悲的残疾人,除了自己的妹妹生无可恋,另一方面也是知道自己再次落入郭奕手中,不会有好结果,干脆自尽不给郭奕拒绝的机会。

其实,还有一个不能说的原因,他除了自己的敌人郭奕,竟没有一个可以托付的人,尽管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也只能冒险了!妹妹自己一个人是无法生存的!

纳兰庆以身撞刀,场面虽然有些吓人,奈何郭奕也是见过血的人,这点事在他眼里根本就不叫事,他不慌不忙拔出水果刀,随手治好了纳兰庆的伤口。

纳兰庆只觉得脖子一暖,剧痛忽然消失了!他本能想伸手摸一摸伤口,奈何被绑的结结实实,手根本动不了。纳兰庆心想,难道我已经死了?不对啊,死了的话,我应该能动了,为什么现在一点动不了。他睁开眼一看,只见郭奕、闻天和和鸡腿三人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他明白自己原来没死,顿时想到了自己被砍掉然后又被接上的手指,不由悚然一惊,这郭奕真的不是人?竟能起死回生!

闻天和笑道:

“你死不死的我不管,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你既然把你妹妹托付给郭奕了,可你没告诉他你妹妹的名字也没告诉他地址,难道你指望他因为你的托付去大海捞针?”

纳兰庆没有回答,而是有些惊恐的看着郭奕说:

“你到底是人是鬼?为何能左右人的生死?”

郭奕怒道:

“为什么不能是神仙?”

纳兰庆忽然身子一震,似乎没有听到郭奕的话,他急急的说:

“你既然能让人死而复生,那能不能治好我的,我的那啥?”

郭奕心想自己真要能让人死而不生就好了,他嘿嘿一笑,说:

“当然能,可是我为什么要给你治啊。”

纳兰庆狂喜,急声说:

“那赶紧给我治吧,如果能够恢复,我纳兰庆就任你驱使!”

鸡腿忽然不屑的说: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那玩意就那么重要?”

纳兰庆瞥了鸡腿一眼,不屑道:

“重不重要你知道?小丫头片子!”

鸡腿大怒,抬腿踢了他一脚,怒道:

“看清楚了,老子是个爷们!”

纳兰庆那里肯信,不过他心里对鸡腿还是很佩服的,小小年纪就敢扑入刀光之中,胆色不让须眉,所以他并不生气,转而继续恳求郭奕。郭奕不肯,纳兰庆终于急了,说:

“你要么杀了我,然后替我照顾我妹妹,她的地址和照片就在我衣兜了,要么给我治好伤,我以后这条命就是你的!”

闻天和伸手却掏他的口袋,却被郭奕一把按住,说道:

“看啥看,你要看了,你管我可不管。”他又对纳兰庆说:

“你还真让我开眼了,你来杀我,还带着你妹的照片和地址,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再说,哪有你这么赖皮的,你见过谁会讹上受害者?”

纳兰庆闭着眼睛装滚刀肉,反正你说什么他就这么两句,要么杀了我但要照顾我妹妹,要么给我治好伤我跟你混。说着说着郭奕烦了,他一刀割开纳兰庆的绳子,让他滚蛋。纳兰庆竟然死活不走,鸡腿实在看不下去了,拉着纳兰庆的脖领子拖到门口给踹了出去。然后砰的将门关上。

郭奕发了一会呆,忽然说:

“这孙子不是骗我们吧?我本来是打算送他回公安局的!”

闻天和埋怨道:

“我想看照片鉴定一下吧,你还不让看!”

“靠,让你看了,到时候管还是不管?”

“管不管和看照片有什么关系”

??????

两个人还在争论,门忽然被砰的一声撞开,纳兰庆冲了进来。郭奕大怒,你他妈还没完没了了!刚要说话,纳兰庆忽然往旁边一扑,接着门口闪电般射进一支黑沉沉的标枪样子的东西,狠狠插在了他的肩头!

纳兰庆差点摔倒,他一咬牙伸手去拔插在肩头的标枪,谁知那标枪忽然莫名消失,就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只剩下黑洞洞的伤口往外狂喷鲜血。

郭奕和闻天和相顾悚然。

这时,门口进来身材矮小的年轻人,这人看年纪也就二十多岁,身高不足一米六,细眼短鼻,脸上轮廓鲜明,一双小眼睛闪着冷酷的寒光,他见房间里还有三个年轻人,不由一怔,看着脸色苍白的纳兰庆用生硬的汉语说:

“你不是郭奕?”

纳兰庆怒道:

“老子刚才就告诉你我不是了!”

年轻人冰冷的目光扫过郭奕三人的脸上,寒声问道:

“你们谁是郭奕?”

郭奕嘻嘻一笑,说:

“你找郭奕啊,他刚出去,今晚可能就不回来了,你明天再来吧!”

年轻人冷哼一声,说:

“你,就是郭奕!”

说着话,他将手举在空中,不见任何动作,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条黑沉沉的标枪,他的用力往后一撤就要投出,闻天和冷哼一声,抬手一指,那年轻人的握枪的手腕上忽然爆起一朵血花。年轻人一惊,诧异的看了闻天和一眼,只见闻天和冲他又是一指,他闪电般横移,结果还是没有闪开,手臂上再次暴起一朵血花,手一松,标枪落下,但还没有落到地上便消失不见了。

郭奕松了口气,不管这小个子这是什么本事,只要能够克制,就没什么可怕的,话说闻天和这手真帅,六脉神剑?不知能不能教给自己?

纳兰庆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彻底颠覆了他对杀人技术的认知。他根本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一种更说不住的无力感涌上心头,他忽然觉得自己老了,一个杀手如果出现了这种感觉,就意味着他该退休了!

---------------------------分割线-----------------------------------

是不是有点玄幻的色彩?放心,咱这是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