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57 我自己磕的行吧

057明星、主播,还有女优

郭奕再次把广田刚扶了起来,这时广田刚已经瘫在了椅子上,双眼无神,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郭奕抄起刚才准备好的一杯子水猛的浇在他的身上,广田刚一激灵醒了过来,他睁眼一看郭奕笑眯眯的样子,顿时一哆嗦,急声说:

“别打了,别打了,你说为什么就是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就是为什么!”

说话都漏风了!

郭奕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原因,就是我们大宝哥看你小鬼子不爽,昨天的时候老子还出差在外呢,大宝哥打电话告诉我,说咱这里来了个鬼子,让我好好招呼招呼,这不,今天一大早我就来找你来了!唉,真说起来,就我个人而言,我对你你们日本人的部分群体还是很有好感的,特别是一些明星,你像小泽玛利亚、苍井空、原纱央莉,她们虽然演技一般,动作老套,但演起来还是很投入的??????”

张红颜和刘静都是脸上一热,这个家伙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过她们表面上都不动声色,似乎从来没有听过那几个名字。

广田刚似乎扑捉到一点信息,他急声说:

“你今天刚回来?那你知不知道我已经被认定无罪,准备释放了啊?”

郭奕大笑:

“做梦吧你,就凭你肇事杀人还想释放,等死吧你。像你这种人我见多了,进了我们这里的门,你还想活着出去?让老子再给你松松骨,给你长个记性,下辈子躲在小岛上别出来了,中国,不是你想来就来的!”

“别,别,大哥,大哥,您听我说,您听我说,我的确是被认定无罪了,大哥您可能出差不知道,不信,您可以问问你的领导,您这样殴打一个无罪的国际友人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当然,我不会追究的,但您的上级会不会追究就不知道了,为了您自己,麻烦你问一下上级吧,拜托了!”

广田刚都快哭了,这顿打挨的太冤枉了!

郭奕装模作样想了半天,拿起手机拨通了号码:

“喂,大宝哥,你让打的那个小鬼子说要被释放了,真的假的?什么?你,你,你这不害我吗,人我已经打了,你说怎么办,什么?灭口?老大,这可是警察局?什么,说喝水噎死了?这个,似乎牵强了点吧??????”

张红颜哭笑不得的拿着手机,心说你小子装就装呗,干嘛拨我的号码?还有,这个小子似乎对警察有成见,你看这话里话外连讽带刺的,等这事了了再给你算账!

广田刚连人带椅子趴在了地上,哭喊着说:

“不要啊,不要啊,我不会说的,我保证什么都不会说的!拜托您就放过我吧,我给您钱,我给您很多很多的钱??????”

郭奕心想,幸亏这小鬼子懂汉语,否则,这戏还真不好演!

郭奕挂掉了点手机,自言自语的说:

“这可怎么办,闯大祸了,这小鬼子要是出去肯定会报复我的,至少也得告我个乱用私刑吧!唉,看来只有用大宝哥的办法了!”

广田刚大惊失色,虽然他是个日本人,但最近这几年一直在中国,对于某些警察的作风,他还是有所耳闻的!他还有大好的时光也度过,还有大把的钞票要挥霍,他不想稀里糊涂死在这里!

他心里迅速盘算着该用威逼还是利诱来打消眼前这个年轻人疯狂的想法,大宝,这个他妈的该死的大宝,你等着!

郭奕俯身从广田刚坐的椅子上抽出一颗钉子,钉子和木头摩擦发出刺耳的尖叫,广田被郭奕惊人的的手劲吓了一跳,谁知道更吓人的还在后面——郭奕笑眯眯的说:

“要不,你就吃下这颗钉子‘畏罪自杀’吧,这样你痛快,我也省心!说实话,这喝水噎死操作难度有点大,也痛苦的很,我这也是为你好,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事,我这人啊,心就是善,你说出来只要不让我操心费力花钱损害我国人民的利益,我都答应你,你别客气!”

在监视室的刘静“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张红颜也忍俊不禁,哼道:

“总算他还没忘了国家的利益!”

广田刚急忙把头低下,生怕郭奕把钉子塞到他嘴里。他急急的说:

“您放心,我绝不会告你的,刚才都是误会,您也是被蒙蔽的,以为我是杀人犯才打我,这正说明您有一颗善良的心,所以我并不恨您,反而对您的正义行为感到佩服,只要您高抬贵手,我认识好多日本女明星、主播、女优??????”

广田刚喋喋不休,真难为他掉了两颗牙齿还能说的清楚。郭奕擦了把汗,心想这样的话你也说的出来,是你白痴啊还是把我当白痴啊!他故意沉吟了一下,扶起了广田刚,说:

“你说的也有道理,想不到你还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呢,可你这伤——”

“我自己磕的!我自己磕的!”

很上道嘛!郭奕看了看如同车祸现场一般的广田刚,心想,除非你说你从泰山上磕下来,否则谁会信啊?不过,他根本就不相信广田刚的话,所以他说什么都无所谓了。

“这样吧,你把衣服洗洗,上边脏了吧唧太有损你们大和民族的风范了,墙角有水管。”

广田刚咧咧嘴说:

“这个就没有必要了吧,再说,我也不会洗啊!”

“唉,既然这样,你脱下来我给你洗吧,我这人就是心善啊!”

“不用不用。”

他衣服上又是鲜血又是土的,可是证明自己挨打的力证,他怎么肯洗,只要等自己的律师一来,自己就立刻翻脸!这衣服说什么也不能洗!

郭奕脸上一寒,厉声道:

“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我——”

郭奕不再和他废话,一把拉起广田刚照着小腹连打几拳,他的力量极大,广田刚只觉得五脏六腑被搅翻了一般,疼的都无法呼吸了。郭奕打开他的手铐,三下五除二就把广田刚扒了个精光。

张红颜对脸色微红的刘静说:

“你去把他的衣服带到洗衣房里洗干净,注意别让人看见!”

刘静从郭奕手里接过衣服,放在黑色的塑料袋里,低声对郭奕说:

“哥们,新来的?真给力啊,不过,你弄这么大怎么收场啊,听说这日本人很有势力的!”

郭奕笑了笑,没有说话,知道既然张红颜让这个小警察参与,肯定是信的过的人,但这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广田刚脸色酱紫的坐在地上,又快昏过去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打的!

郭奕关好审讯室的门,来到隔壁。张红颜横了他一眼,说:

“你小子可真损,这广田刚落到你手里也算他倒霉。”

郭奕嘿嘿笑道:

“唉,失算了,刚才本来没想弄的他满身都是的,谁知道一时没收住手,打重了!小鬼子现在快疯了,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那个王大宝在吗?一会就该他上场了!”

张红颜还没说话,刘静忽然推门进来,略带紧张的说:

“张姐,王大宝急赤白脸的找你呢,现在正朝这边走过来了,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广田刚的事。”

张红颜微微一惊,果断的说:

“小刘你马上去取广田刚的衣服,让小郭给他穿上。我去拦住他。”

刘静急匆匆的去衣服,到了洗衣房一看,衣服刚刚洗完,正甩干呢,她也不顾不得干不干了,拿了就走。

王大宝急的满头大汗,他可是昨天刚收了人家一个大红包,一是让他传个消息,二是让他好好照顾广田刚,局长不在家,昨天副局已经给定了性了,还能出什么事?谁知道刚刚接到副局的电话,他一问才知道刘静把广田刚提走了。这小丫头想干什么?

他急匆匆的往审讯室跑,忽听有人笑着喊:

“大宝,什么事啊这么急?”

王大宝抬头一看,是张红颜。明媚的笑容顿时让他眼前一亮,要知道张红颜在同事面前是很少笑的,不知今天怎么了笑这么甜,王大宝的心脏不争气的乱跳了几下,他记挂着正事,急忙说:

“是张姐,我有点急事,回头给你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