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50 你不是人

050你不是人

那妇女三十几岁的年纪,身材微胖,她怀里抱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这男孩虎头虎脑的也不知道害怕,正兴奋的盯着郭奕手里的猎熊刀!

女人早吓的腿都软了,刚才抱着孩子跑的时候还把脚崴了,现在肿的和馒头一样。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年轻人要干什么,但肯定是儿童不宜的,她忙不迭紧紧捂住儿子的眼睛。

白衣人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郭奕,眼中布满了不甘与诧异,他不知道这大厅里为何会温度骤降,不知道为何郭奕一搭上自己的手腕,自己的体温就骤然狂降,难道这是一种从没听说过的功夫,亦或是新发明的高科技武器。

“你是谁?为何要杀我?我只问一次,你想好了再说!”

郭奕将刀架在白衣人的脖子上冷冷的问!那股潜伏的戾气再次冲击着他的理智,他以极大的毅力控制着才没有马上举起刀,鸡腿在如练的刀光中血光迸溅的画面在他脑海中不停的闪现。

白衣人恢复了平静,杀人者人恒杀之,他在十年前入行的时候就想到了今天,他淡淡的笑了笑,俊美的脸上不带一丝惧色。

他缓缓的伸出了手,说:

“来吧!”

站在一旁的大胡子叹了口气,低声说:

“还是年轻啊!”

赵一飞见郭奕忽然掌控了局面,大为兴奋,听大胡子叹气,不由一愣,刚想问问说的是谁,剧变陡生!

白衣人的袖口中忽然弹出一支小巧的手枪,枪口正对着郭奕,枪一到手,白衣人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郭奕瞳孔一缩,戾气狂炽,他身子往旁一闪,猎熊刀本能的闪电般撩向白衣人持枪的手!

就在这一瞬间,郭奕知道自己又犯了一个错误,他该直接割断对方的喉咙,而不该去砍他的手!

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就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白衣人的手枪枪口忽然莫名偏了一偏,炙热的子弹擦着郭奕的身子飞了过去,几乎在此同时,猎熊刀也劈在白衣人的手上。血光飞溅中,白衣人的手指连同手枪一起飞向空中,落下!

郭奕接着一刀劈在白衣人胸腹上,然后反撩而上,接着再劈下,刀光与鲜血齐飞,地板共残阳一色??????

烧烤城的大厅里成了人间地狱!

终于,郭奕扔下了猎熊刀,他走到已经瘫成一团的妇女身旁,缓缓的蹲下来,这女人吓得浑身发抖,眼泪鼻涕都流了下来,她紧紧抱住自己的儿子,恐惧的看着一身鲜血的郭奕!

郭奕自以为很温和的笑了笑,但在别人看来,却异常的恐怖!

他伸手抓住了女人的脚腕,轻轻的按了几下,女人只觉得一股热流随着眼前这个可怕的年轻人的手进入了身体,她颤抖了一下,想躲,却既没有力气,也没有这个胆量!

“还疼吗?”

女人愣了半天,才想起自己的脚刚才崴了,她活动了一下,居然不疼了,连刚才的红肿也消失的一干二净!郭奕从衣兜里掏了半天,总算掏出一张不带血的纸巾,给女人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和鼻涕,他这才发现这个女人居然还是个美女,虽然皮肤因为保养不善有些粗糙,身材有些走形,但却依然是个很有风韵的女人。

郭奕很佩服自己在这种状态下还能注意到女人的长相,他笑了笑,轻声说:

“吓坏了吧?对不住了!”

女人傻傻的看着他,木偶般的任他摆布。

郭奕叹了口气,走到门口赵一飞和大胡子的身边,赵一飞汗流浃背,显然也吓坏了!大胡子平静的递给郭奕一盒烟,说:

“警察要来了,我得走了!”

郭奕接过烟,淡淡的问道:

“刚才他那一枪打偏了,是你做的?”

“举手之劳。”

“以后有用的着的地方,尽管说!”

大胡子狡猾的笑了笑,说:

“本来没有,不过现在还真有了,我肯定会找你的!”

远处警笛声大作,显然警察快到了,大胡子转身就走,郭奕忽然喊住了他:

“哥们,给个打火机啊!”

大胡子头也不回,甩手扔过一个塑料打火机,人影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郭奕递给赵一飞一支烟,然后给他点上,赵一飞哆哆嗦嗦的将烟将嘴边送去,失败了,再送??????

郭奕叼了一只烟,点上,他走到白衣人的身边——现在已经看不出是白衣了!他将烟塞到白衣人的嘴里,然后又给自己点上一支,挠挠头说:

“哥们,你有点冤啊!”

白衣人贪婪的吸了一口,惨白的脸上泛起病态的红润,他用虚弱但稳定的声音说:

“冤?我不冤,我杀的人够多了!再说,我不是还杀你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吗?哈哈,够本就成!”

郭奕笑了笑,伸手将手里的打火机扔到鸡腿身上,喊道:

“鸡腿,别睡了,该起来了!”

鸡腿伸了个懒腰,竟然站了起来!

这下,不但白衣人目瞪口呆,就连惊魂未定的赵一飞,张银凤等学生,还有抱孩子的女人,都瞪大了眼睛,一来是因为浑身是血的鸡腿居然一副毫发无损的样子,二是因为这孩子太漂亮了!

白衣人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的一生本就是一个传奇,但今天所经历的事,似乎是传奇中的传奇!刚才那毫无花俏的一刀明明砍进来那孩子的身体,他甚至感觉到了猎熊刀砍断骨头时产生的摩擦,这样一刀,没有人能活下来的,可这孩子居然就活生生的在眼前,见鬼了!

郭奕斜了学生们一眼,说:

“你们再不走,警察来了就走不了。”

张银凤等人如梦方醒,手忙脚乱站起来互相搀扶着跑出了烧烤城,那女人也抱起儿子跑了出去,到了门口还回头看了看郭奕一眼。

郭奕拍了拍白衣人的肩膀,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命了,我没有一刀致命的。说罢,他在地上捡起一个马扎向门口走去。

白衣人又咳嗽起来,是,郭奕的确没有一刀致命,但白衣人除了脸上完好无损外,身上已经很难找到一块完整的皮肤了!

“你不想知道谁是幕后指使?”

郭奕微感诧异的说:

“你肯说了?我还以为你为客户保密呢!”

“本来是,但那个该死的王八蛋骗了我!他告诉我要杀一个菜鸟,你的确是菜鸟,但他妈的不是一般的菜鸟,你,还有刚才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孩子,都他妈不是人!”

白衣人俊美苍白的脸上忽然狰狞起来!他本是受雇张德成刺杀一笑风的,他自此之前做了充分的调查,确信自己能够杀掉一笑风,结果在行动之前,他忽然接到雇主的电话,说追加五万块钱,再杀一个人——菜鸟郭奕!

举手之劳的事,他就答应了!

门外警笛声大作,显然警察已经到了门口,郭奕忽然俯身捡起白衣人的手指头,像粘泥巴一样一个一个粘在原来的位置。刚才在鸡腿身上已经耗光了白色能量,临时汲取了一点热量的郭奕打了个寒战说:

“这是你告诉我真相的报酬,至于你的命,只能看你的运了!”

白衣人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活动了一下,居然灵活自如,就似根本没有受过伤一样!

“你??????”

“我是个医生!”

“你不是人!”

??????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你们立刻交出武器,马上投降??????”

郭奕拎着个马扎施施然走到门口,一屁股坐下,赵一飞则瞪着鸡腿的胸腹,鸡腿用衣服紧紧捂住,一点也不露。他其实没别的意思,主要是想看看鸡腿的伤,刚才血光飞溅的场面他可是看到了!

见郭奕过来,赵一飞忽然来了精神,低声说:

“哥,你知道你把谁砍了吗?”

郭奕正瞅着外边荷枪实弹如临大敌的警察,闻言诧异的问:

“你知道?”

“我猜的,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应该说国内顶级杀手三鼎甲之一,白马探花纳兰庆!我听过他很多的传说,他和其他的杀手不同,别的杀手只是要目标死亡即可,手段并不重要,而自己隐藏的越深越好,而纳兰庆杀起人来却是异常的嚣张跋扈,场面往往血腥之极!”

赵一飞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所以,如果客户既想除掉目标,又想震慑其他人的话,纳兰庆是个很好的选择!所以,哥,你砍了一个以砍人而闻名于世的人!”

这厮还是个变态!郭奕忽然有点后悔没有直接砍死他!其实,在纳兰庆还有那群学生的眼里,他才是个变态,明明是能一刀砍死的,他非砍的漫天血雨,却只伤及皮肉。当然,张银凤等人只看到了漫天的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