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43 暂时的平静

043暂时的平静

在天亮前,郭奕回到了文化市场,在楼下,他看到瘦削的小乞丐鸡腿正蜷缩着蒙头大睡。

这些日子,除非是郭奕坐车,否则。郭奕走到哪他就跟到哪,但他总是和郭奕保持一定的距离。

郭奕去吃饭,哪怕是再小的饭店,他也不肯进去;郭奕去办事,他就在外边边等着边乞讨,有时郭奕便买了饭和他在路边一起吃,有时,鸡腿用自己乞讨的钱买东西请郭奕,郭奕也不推辞,在文化市场附近,人们经常会发现一大一小,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蹲在路边旁若无人的大吃!

郭奕上楼,在办公室换了一身衣服,将换下的衣服和小田的那只枪藏好,在犬七等人的身上还有车上郭奕搜刮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当然还有钱,他顾不上整理,一并藏了起来。

郭奕叫醒鸡腿一起去跑步去社区公园。鸡腿吃的饱睡的足,跟在郭奕后面跑的很是带劲,只是不肯扔掉手里的破缸子,里面的硬币哗啦哗啦的很是烦人!

郭奕让他扔掉,他死活不肯,郭奕只好作罢,一边跑一边郁闷的庆幸鸡腿没有再拎着根打狗棒!

到了公园,一众混子们都还没到,郭奕便沉腰坐马按着师傅教的呼吸吐纳之法开始练习,鸡腿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

郭奕手下不停,心中却想起了冷青霜,这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女孩,表面上心狠手辣,但郭奕却见过她的脆弱与孤独,现在她走了,不知道今生能否再见,一想到这些,他心中便有种莫名的伤感。

冷青霜的那句话他听到了,但,他无从回答。她和自己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她的世界注定了腥风血雨,而自己只想做一个普通人,就是阴差阳错有了这修复的异能之后,他也没有什么野心,小富即安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他能果断杀人,是因为犬七等人该死!也因为他明白了冷青霜的苦心!但能果断杀人,并不能使他果断的走上这条血腥之路!

而且,这里还有许多他抛不下的东西。

铁伦和一笑风脸色古怪的看着郭奕,两个人窃窃私语。

“老大啊,你说这家伙想什么呢,怎么每次练功夫,他的表情都这么奇怪?以前吧,练着练着就露出一脸的淫笑,弄得我还以为这功夫还有催情的功效呢,哎,你看到没,今天练着练着忧伤起来了!”

一笑风嘿嘿一笑,说:

“这事我也回去和弟兄们分析过了,刘涛,就是戴眼镜那家伙,说他这是转移注意力大法,或者就是自我催眠,其实,和我上次说的神游物外一个意思!你没发现老二进步神速吗?因为他根本就不需要休息,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知道累!”

一笑风说到这摸着光头叹了口气,说:

“其实,我也试过,白搭,根本就进入不了状态!”

铁伦看看一笑风的光头,毫不客气的打击道:

“你以为什么人都能走神的,没一定文化素质想走神都难。你呀,老老实实的下苦功夫吧!来来来,咱再走上两手!”

一笑风吓了一跳,急忙说:

“师傅,您看老二这段时间练的也差不多了,您老要不和他来两招,您经常教我,功夫必须在实战中提高,您老照顾我,我怕老二说您老人家偏心!”

铁伦瞥了一笑风一眼,心里自然明白大徒弟的心思,他也不点破,对着郭奕喊:

“哎,老二,别练了,过来!”

郭奕站直身子,黑着脸说:

“师傅,别叫我老二!”

“老二啊,不是师傅想叫你老二,关键是你既不是老大,也不是老三,那只能是老二了,老二,来,和师傅过几招!”

郭奕怒道:

“再叫我老二,我就不认你这个师傅了!”

老头也不生气,说:

“好好好,小郭,来咱过两招!”

郭奕虽然觉得现在和老头动手,纯粹是自找苦吃,但他也知道,不进行实战,基本功再好也白搭,昨夜自己追那两个人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他缺乏正面过招的经验。

两人一声招呼就动上了手,一笑风往树底下一坐,舒坦的看起了热闹。

铁伦虽然一直笑眯眯的,可动起手来那可是兔起鹘落干净利索,铁掌舞动,丝丝带风。郭奕根本就没有什么招式,净练基本功了,见老头攻势凌厉,他顾不上进攻,左支右挡疲于应付!

没几个照面,郭奕就被放到在地,他一翻身起来再战,铁伦满意的点点头,笑眯眯的一抬腿又将二徒弟踢两个跟头。郭奕没事一样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接着干。

一笑风在一旁咧着嘴呵呵傻笑,平时都是老头蹂躏自己,现在好了自己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现在有接班的了,虽说自大认了这个师傅,自己的身手有了长足的进步,可这天天挨打也真不是个滋味,能不挨还是不挨吧!

看着看着,一笑风笑不出来,自己这个身材说不上魁梧的师弟似乎是铁打的身子,无论老头怎么蹂躏,他翻个身就能拍起来,既不叫苦,灵活的身子也似乎不受影响,似乎越打越精神,到了后来,反而偶尔也开始进攻了。

老头气喘吁吁的说:

“停,停,算了,今天就到这吧,可累死我老人家了。”

郭奕打拳击似的上下蹦跶着,闻言有些意犹未尽,失望的说:

“这样就算了?我刚找到点感觉。”

一笑风听了大为佩服,你看人家这有文化的就是不一样,挨揍都能找到感觉。老头一屁股坐在一笑风身边,拿起水杯喝了几口,擦了把汗说:

“老大,以后和他喂招的事就交给你了,我不会和他打了,揍了这么长时间,他跟没事似的,我倒累个半死,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老大!”

“嗯?”

“还是你有感觉!”

汗毛倒竖的一笑风急忙站起来跑的远远的,对郭奕说:

“来,咱俩练练!”

郭奕蹦跶着过去,打了个招呼,拧腰错身一掌,直击一笑风的软肋。一笑风右手往外一挑,左手带风只劈郭奕的颈部,对付这个师弟他根本没有顾虑。他右脚微微踮起,已经准备再补一脚了,师傅在那看着,自己怎么也不能跌了面子不是?

一笑风的动作本该连消带打一气呵成,但问题来了,他往外一挑郭奕的手臂,根本就没挑动,等一笑风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郭奕的右掌带着一股疾风,结结实实的排在一笑风的软肋上。

一笑风一声惨叫身子旋转着飞了出去,趴在那里再也起不来了!

铁伦哈哈大笑,但随即笑容僵在脸上,自己打这小子无数次了,虽然每次都哼哼唧唧,但从来没有倒地不起的情况,这次是怎么了!他快步走过去,见一笑风脸胀的通红,竟然真是一幅受了重创的样子。

郭奕也下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随手一掌竟能把一笑风打成这样。

他快步走过去,伸手撩起一笑风的衣服,软肋上赫然一个淡淡的掌印,铁伦难以置信的看着一笑风身上的掌印,他知道若是受到重装创,这掌印应该是深紫色的。

而这种淡淡的掌印,结合一笑风脸上疼出来的冷汗,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阴劲入体,即这伤害透过了表面的皮肤直接伤在内里,可阴劲入体没有五年的苦功夫是练不出来的,郭奕练习开碑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算他异于常人,也不至于快到这种地步!

其实,若不是一笑风用手往外一挑卸掉了一部分力道,恐怕这伤还要重,要知道犬七的属下小田,就是被郭奕一掌拍死的!

铁伦狐疑的看了一眼郭奕,伸手按在一笑风的手腕上。他想看看他伤的到底怎么样。

与此同时,郭奕的手已经按在一笑风身上的掌印上,一丝极细的白色能量快速的进入一笑风的体内,以极快的速度修复着受伤的组织。

“风哥,没事吧!”

刚才还疼的难以忍受的一笑风疼痛大减,他呼的坐起来,自己揉了伤处两下,虽然仍然疼,却只是皮外伤,里面一点感觉也没有了,一笑风疑惑的问道:

“咦,怎么不疼了,难道刚才岔气了!”

这时,铁伦也放开了一笑风的手腕,一脚把一笑风踢到一边,骂道:

“你小子什么时候也这么狡猾了,吓老子一跳!”

他刚才发现一笑风脉搏平稳的很,一点也没有受伤的样子。一笑风自己也有点糊涂,不知道刚才那剧痛是幻觉还是岔气了!

这一场一笑风输了,输就输在他过于轻敌了。郭奕昨晚刚打死了一个人,今天和师傅过招,死活不敢用力,而论招式和经验他只有被虐的份。

换了一笑风上场,郭奕刚才一直忍着两个膀子都痒痒了,在他看来以一笑风的力量和身手,对付自己是绰绰有余,所以他也没有留手。而一笑风看着师傅虐郭奕虐十分的轻松,也就没有用全力,结果,被郭奕一掌打飞了!

好在有郭奕这个圣手,一笑风伤的快好的也快,他起来活动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问题,于是招呼郭奕再来,这一招就让刚练了没一月个师弟打飞了,这面子怎么也得找回来!

这次反过来了,郭奕又不敢用全力了,而一笑风可以大胆的全力以赴了,于是,局面又是一边倒的被虐。

一笑风从没遇到过这么抗揍的人肉沙包,打的极为兴奋,他越打动作越快,攻势狂风暴雨一般向郭奕席卷而去,郭奕如同大海里礁石,无论是被拍打还是被淹没,都屹立不倒。

一场下来,两人都是受益良多。在一旁的鸡腿看的眼睛发亮,一双小手放在屁股后面不停的比划着?????

吃早饭的时候,郭奕和一众混子在地摊上吃,而鸡腿则抱着油条蹲在一边。一笑风等人也早已习惯了郭奕的这个莫名其妙的跟屁虫。一笑风喊道:

“鸡腿,跟着哥哥我混吧,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比你要饭强!”

鸡腿黑若点漆的眼睛看看郭奕,然后,摇摇头。

一笑风笑骂了一声,问郭奕:

“你这个兄弟真是个哑巴啊?怎么从听见过他说话?”

郭奕摇摇头,他也一样,从没听鸡腿说过话,他做的除了摇头就是点头!

一阵悦铃声响,来电话了,郭奕拿起手机一看,是卓文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