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37 郭专家

037郭专家

接下来的日子,郭奕的生活又趋于正常化,他每天早晨去十里屯公园练功夫。只不过,他的身边多了一个跟屁虫。

郭奕是在当天晚上才发现小乞丐居然跟来了,他一直蹲在文化市场的楼下。郭奕给他钱不要,给他买东西吃却不客气。郭奕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想让小乞丐跟自己上楼,但小乞丐却只是摇头。郭奕也就作罢,他还真接受不了和一个脏兮兮的乞丐住在一起。

每天一大早,郭奕去公园,小乞丐鸡腿也跟着,郭奕也不理他,专心跟着师傅练功,而小乞丐则在一旁看着,铁伦和一笑风也不在意,有些功夫不是看看就能偷师的。

郭奕现在他已经从沉手式练到了撞掌式。

这撞掌式也简单的很——弓步站于一颗大树前,右脚于前,左脚于后,右掌跟抵住大树,配合呼吸之法,后脚忽然发力蹬地,力量通过腰传到手臂和手掌,用力抖击撞击树身,寸掌发力,师傅说了,这是打外而伤内的阴劲力,一旦练成,威力无穷!

从第一天他开始练习的时候,他就将银色能量输入左臂,之所以只用在一个手臂上,是有两个原因,第一,他当时还不清楚这银色能量在体内循环是不是会消耗,如果会消耗,那么他在找到让这银色能量生根发芽的办法之前说什么也不会再用。

第二,这银色能量的输入,在将因反复练习所产生的疼痛和疲惫感消除的同时,会不会同样消除锻炼所带来的肌肉增长等正面作用,让自己练习成为无用功?

一番试验之后,结果让他很振奋,银色能量在体内循环没有减少,而输入能量的左臂和右臂在力量增长方面是同步的,甚至左臂的力量增长还要快于右臂,也就是说这银色能量只会驱除负面因素,而不影响正面因素的发展,甚至对正面因素还有促进作用。

有了这一番试验,他练习的速度突飞猛进,因为别人需要休息,休息虽然有助于缓解疲劳、恢复体力,但同时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一部分训练的效果,而郭奕根本不需要休息,他的连续训练法,不但使他的肌肉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锻炼,而且加上银色能量对他的肌肉和骨骼方面的加成,所以的他的练习速度比其他人快乐何止数倍。

郭奕的师傅铁伦对自己二徒弟的表现可谓满意之极。

本来他对“老二”是不怎么待见的,一来郭奕不像一笑风一样有功夫底子,从现在开始打基础要比童子功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再者,郭奕的性子轻浮跳脱,不像是肯下苦功夫的人,而这开碑手却是实实在在用血汗浇灌出来的!

所以当郭奕汗流浃背手脚肿胀之时仍咬牙苦练的时候,他已经很惊讶了,随之这个徒弟练了几天之后不知道触发了什么天赋,再练起来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的游刃有余了,强壮如牛的一笑风练半个小时都需要休息休息,这“老二”居然一声不肯的继续坚持,脸上偶尔还会浮现甚是猥琐的笑容??????

结束练习之后,暗呼看走眼的铁伦笑眯眯的围着郭奕转了三圈,然后又是摸骨头又按经脉折腾好一番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放弃,最后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回家之后让儿媳妇多炒了两个菜,烫上一壶老酒庆祝自己天上掉馅饼,莫名其妙收了个看不出根骨奇佳但实际却根骨奇佳的好徒弟!自己喝到高兴处还唱了一段《锁五龙》:

“号令一声绑帐外,不由得豪杰笑开怀!某单人独一骑我把唐营踹,只杀得儿郎叫苦悲哀。遍野荒郊血成海,尸骨堆山无处里葬埋??????”

那惨不忍睹的破锣嗓子偶尔还甩个花腔,听得儿媳妇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练完了功夫,郭奕便去办公室读书,如果有人来修东西,他便简单登记一下,告诉对方三天后来取,等人走了,他顺手把东西修好,然后便接着读书,他还买了一套针灸中的钢针,是不锈钢制品。

其实,他本来想买一套金针的,因为金针的化学性比较稳定,没有生锈等问题,但造价昂贵,生怕两年之后一无所有的郭奕没有敢买,先买了一套不锈钢针凑活着用,读书烦了,便在自己身上扎几针,错了也不要紧,白色能量一过,随即就复原了!

到了下午,他便打车到离阳城最近的七仙镇,这是一座很小的城镇,镇上的人大多务农,间或做点生意。在七仙镇的主道上有一个市场,每月逢四、九十里八乡的人都会来赶集,而在平时这里则是个小夜市。

郭奕将寄放在老乡家里的一张简易的折叠桌子、两只凳子,还有一条红色的条幅取出,在集市的一角摆开桌子,拉起条幅,上书:支持“三下乡”,北大第二九医院专家义诊处。郭奕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一幅略带茶色的眼镜,往桌子后一坐,气度俨然!

在桌子上摆着一个深色保温杯,一个号脉用的垫子,一沓处方纸,一瓶蓝色墨水中插着一只沾水笔,在他的衣兜里甚至还有一**作证——他找办证的弄的,才不到200块!而在桌子的右上角则放着一块牌子,上书:专家义诊。

如果在城里,除了身上不带钱的老头,没人会去挂着义诊牌子的地方去看病,大家都知道那是“钓鱼”的!但在这里则不然,这里民风淳朴,虽不能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骗子却少的多。所以他这个小桌子不时会有人光顾。

此时的郭奕不苟言笑,眼镜后面的眼睛都是严肃的,他会仔细的观察对方的气色,听对方说话的发声气息,然后号脉,在心里默默和某种病症对应,最后再仔细的询问对方症状,如果和自己心中所想的有所出入,则记录在笔记中。望闻问切,一丝不苟!

对于一些沉疴重症,他便建议对方去大医院治疗;对于一些筋骨错位,肌肉扭伤之类的病,他则现场施以针灸,有效则继续,无效则输以些许白色能量;至于一些皮外伤,他则采用老办法,先贴上一贴无商标的膏药,然后顺手治好。

所以,凡经郭专家的治疗的病症无不立竿见影,时日不长,郭专家在这一带便小有名气,十里八乡的老头老太太有点不舒服就到郭专家这里排队,不时还有些小媳妇抱着意外受伤的孩子来看大夫的。郭专家虽然严肃,但心肠却是极好,来者不拒。有时,因为有些患者来的比较晚,或者排队的人比较多以致天色不早,郭专家也是极为耐心一丝不苟的为其诊治,不急不燥不愠不火,所以很多时候,有些人已经吃过晚饭了,郭专家依然在夜色中替人把脉,一盏充电小灯,一套简易的桌椅,成了这条街上独特的风景!

闲暇时,他便捧着一本线装的旧书看。在书得封面上,有两个篆字——脉经。

这是一个顾客送来让他修复的,他见这本书很少见,而且其上的内容要和现在市场卖的《脉经》有很多不同之处。于是,他将修复的时间多说了十几天,自己先读读再说。

一番苦读之后,他发现自己在号脉方面的竟然有了长足的进步,号脉之后,竟能将对方的症状说的大差不差。这不能不说是在修复古玩上一次意外收获??????

偶尔赶上刮风下雨,郭专家也去居民家的大门下躲避,但绝不肯进屋,静待雨毕,然后再返回街上。

有些淳朴的乡人觉得过意不去,便想表示表示,但郭专家却分文不取,无论是请他吃饭还是送他的烟酒,都被被婉言拒绝。

渐渐的,虽然从没有人见过郭专家的相貌,但在这些老乡的心目中,郭奕已然成了一个不苟言笑、德高望重的老专家,他们当中甚至认为这是老天赐给七仙镇的财富。一些大姑娘小媳妇有些不适,也开始找郭专家了!

等忙完了,郭奕便在夜色中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寄放在老乡家里,再次婉拒老乡的留宿,孑然一身返回城中。匆匆吃点晚饭,他便将这半日中的笔记取出,细细揣摩,直至深夜??????第二天一早,仍去十里屯社区公园,鸡腿在在后面跟着??????

在文化市场对面一家咖啡厅里,一个身材极高举止优雅的女人坐在靠窗口的悠闲的喝着咖啡,她穿着一身白色长裙,领口开的很低,丰盈的胸部几乎半露在外边,这让每一个经过的男人都不由自主的居高临下看上两眼,而裙子的下端开口则很高,坐在她的侧翼则能看到整条修长滚圆的大腿。

在她对面一个穿着休闲服饰的青年男子,短发,无须,整洁而干练,这男子表情悠闲,用手里汤勺慢慢的搅动着咖啡,嘴里低声对女人说:

“七爷,我盯着这个叫郭奕的人十几天了,没有发现他和九爷——”

女人眼中厉光一闪,青年男子身子顿时一颤,手里的咖啡查点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