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34 人力资源管理

老头一伸手,呵呵笑道:

“不服,咱练练!”

郭奕嘿嘿一笑,说:

“你当我傻啊!”

一笑风这样的猛人就让你打成那样,我和你动手?我有病!

老头笑眯眯的对一笑风说:

“这家伙比你聪明多了!我还是喜欢笨点的,不过闲着也是闲着,一个羊是赶,两个羊也是放,行了,我就收下你这个徒弟了,你磕个头吧,拜师礼我就不要了!”

郭奕撇撇嘴,都什么年代了还磕头,把自己当赵本山了。老头见郭奕不清不愿的样子,气哼哼的说:

“让你磕一个头已经很便宜你了,你知道一笑风拜师的磕了多少,磕了八个!你以为谁能拜我老人家为师的?”

八个?郭奕看看一笑风,一笑风急忙点头,郭奕无奈,看看四周也没什么人注意,猛地趴在地上磕了一个头,然后迅速站起来,老头哈哈大笑。

“好了,你现在就是我的徒弟了,你和师兄过两招,让我看看你到哪一步了,好因材施教。”

“不用过了,我第一步还没迈出去呢,您老就从最基础的开始教吧”

“哦,是这样啊,好,那就先练练蹲马步吧,刚才看你跳的那两下,下盘虚浮,根基不牢,你每天蹲两个小时的马步,两年之后,我再教你别的!”

郭奕的脸顿时垮了下来,蹲马步就要学两年,那我要出师估计你老人家都驾鹤西游好几年了!一笑风赶忙在一旁说:

“师傅,这蹲马步,我另外找时间教他就成了,您老教点别的?”

老头想了想,说:

“好,你看着啊!”

老头走到一片空地上,身子微蹲,站了一个高马步,双手握拳放于身体两侧,先抬起右手抬至头顶上方后竖指成刀,自然摔落,然后收至腰间,再换左手。照样来了一遍之后,老头收势而起,说:

“照着练吧!”

就这?老头原地来七百二十度旋转空翻也没有比这给郭奕的震撼大,这是什么玩意?

一笑风沉声说:

“这是开碑手的入门式——沉手式!”

原来还有个名堂,只要不是玩我就成,郭奕对一笑风还是比较信任的,虽说人家是个混子头,但说的话还是比较有可信度的。

郭奕没有再废话,沉腰坐马开始练习。老头没在理他,而是和一笑风你来我往过起招来,那沉闷的撞击声听得郭奕心头一跳一跳的。半个小时后,一笑风和老头停止了过招,坐在一旁休息。

汗水早已浸透了郭奕的衣服,右手如同针扎般的疼痛,但他如同没有感觉一样继续挥舞着手臂,举起,沉下,再举起,再沉下???????

一笑风和老头一脸费解的看着郭奕,老头拽了拽自己稀疏的胡子对一笑风说:

“我铁伦这一辈子什么人没见过?到今天还真开了眼了,我还真从没见过谁练功练得一脸销魂的,你看这小子口水都出来了,你从那踅摸来这么一个极品宝贝啊?目无尊长也就罢了,练功还能练到赢笑的地步,这态度也太令人发指了!”

一笑风则异常佩服的看着郭奕说:

“我怎么没想到呢,原来这开碑手竟然可以这么练,当初连这阶段的时候把烦的要命,师傅您看人家,不但不烦,还爽的要死,这一招神游物外太高明了,哎,师傅,您练功练到爽的不行过吗?”

“爽个屁,我的师傅,哦就是你的师祖说过,这开碑手就是用血水和汗水泡出来的,一天下来不是胳膊跟折了了似的就是满手的血泡!”

说到这,铁伦异常慈爱的看着两只眼睛和熊猫一样的一笑风,说:

“也就是遇到了你之后,我练功才觉得爽了些!”

一笑风顿时汗毛为之倒竖,再看郭奕幸福迷醉的表情,心里顿时充满了羡慕嫉妒恨。不怀好意的挑唆道:

“师傅,看他那么爽,您就不想再爽爽?”

“嗯,好徒弟,还是你关心师傅,来来来,咱们再练练!”

一笑风瞪大了眼睛,急声道:

“师傅,我说的是他,不是我!”

铁伦撇了一眼汗流浃背却仍然一脸傻笑的郭奕,说:

“他现在的战斗力还不如一个娘们,打娘们能让我爽吗?好徒弟,还是和你动手过瘾,一点都不用担心手重了。”

一笑风再看郭奕,眼神中都透着幽怨了!

又过了二十分钟,将昨夜发生的一切细细品味一番的郭奕终于回过神来,然后就是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抱着右臂跳着脚的鬼叫狼嚎,没跳几下就摔在地上——他一直站着高马步呢!

陆续赶来锻炼的阳光彩虹组合已经在松林外呆了好一会了,听到这么惨绝人寰的叫声都吓了一跳,他们面面相觑,纷纷庆幸自己没有脑袋一热也跟着铁老头学艺,人家教功夫要钱,这老头教功夫要命啊!

铁伦带着招牌性的笑容走到郭奕身边,叹了口气说:

“老二啊,我知道你上进心强,可也用不着这么拼命啊,当初你师傅我刚开始练的时候不到十分钟就得歇一会,你可倒好,一练就是一小时啊!”

郭奕疼的眼泪都快下来,整个右手肿的跟馒头似的,他翻翻白眼,怒道:

“老——你怎么不早说!哎哟,疼死我了,还有,别叫我老二!”

老头乐呵呵的走了,一笑风过去搀扶起郭奕,看他肿胀的右手,忍不住说道:

“兄弟,你也太实心眼了,那有你这么练的,啧啧,看这手肿的和猪蹄似的,哎,你这只手怎么没事?”

“我这只手没怎么用劲!”

“哦,那也不应该啊,这沉手式都不用力啊,而且我明明看见你这两只手一样的频率,怎么这只手却一点肿胀的痕迹都没有?”

郭奕顾左右而言他:

“你拜师的时候,真磕了八个头?”

一笑风嘿嘿一笑,说:

“刚说你是实心眼,你还不承认,都什么年代了还磕头?当时老头把掀了几个跟头之后,就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学,我一看老头也是真有本事,就答应了,当时就把老头美坏了,你不知道,现在这人能吃苦的人太少,而他这教法也没几个人能受得了,自打中年时就开始收徒弟,这不都成老头了,还一个没收着,老头眼看这绝艺就失传了,都快急出毛病了,我答应做他徒弟对他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他还舍得让我磕头?”

郭奕这个气啊,又忍不住问道:

“那他怎么舍得让我磕头?”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据我分析,可能是老头上赶着收了我做徒弟,心里有点不平衡,正好你来了,他想正经过把当师傅的瘾。”

“他就不怕拒绝?”

“当然不怕,有我一个他就知足了,是不是再多一个他未必在乎。”

郭奕叹了口气,自己这是什么命啊?

一身臭汗的郭奕和一群混子来到一笑风住的地方洗了个澡,然后一块吃早饭。在吃饭的时候,郭奕顺便向他们了解风云帮的现状,大家也没拿一笑风当外人,七嘴八舌听得郭奕云山雾罩,一笑风见状便教大家住嘴,让刘涛,也就是戴眼镜的斯文青年一个人说。

这刘涛还真不简单,一张嘴就是一二三四,有目前帮内的人员成分,什么学生、无业游民、农民工,甚至还有小商小贩;有帮内的经济来源,什么保护费、服务费、会员费等;有薪酬福利,什么工资、补贴、伤残基金、安家费等,更离谱的是还有三年战略规划、年度计划、月度进程、帮内级别晋升、会员晋升等不一而足。

郭奕听的目瞪口呆,其他人则听得津津有味甚至有些热血沸腾。郭奕忍不住说:

“哥们你学人力资源的?”

刘涛愕然道:

“你怎么知道的?”

郭奕看着一笑风,说:

“哥们,这么个极品宝贝你哪踅摸来的?”

一笑风骚包的笑笑说:

“这就是人格的魅力!”

我魅力你一脸!郭奕鄙视他!

郭奕忽然想起自己从萧羽家出来的那天,被一群学生堵住了,为首的一个叫什么凤哥的,哦,好像叫张银凤,看来就是刘涛口中的基层会员了。

一想到萧羽,郭奕的心忽然疼了一下,其实,自从离开学校之后,他很少想起萧羽,即使想起了,他也会迅速的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他以为此生都不可能再和她有交集了,没想到,分手一年后竟又见面了!

阳光彩虹组合见郭奕忽然沉默了,不由有些纳闷,一笑风刚要说话,忽然脸色微微一变,目光如电向旁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去,但那里空空荡荡,似乎什么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