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27 嚣张的通过考验

郭奕心里一惊,难道除了什么差错?他这一嗓子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包括在旗袍女人在内都围了上来,然后接着就听到一众人吸凉气的声音。

郭奕的心呼的提了上来!

唐老爷子将画交给中年人,眼睛直直的看着郭奕,开着围着他转圈,郭奕心里一阵发毛,有些尴尬的说:

“那个,您也知道,这活不是一个人干的吗,我就是简单处理一下,您这里材料和设备不全,我又没有帮手,现在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简单处理一下?”

唐老爷子的眼都快瞪出来了。

郭奕汗都下来了,说:

“这个,我也是没办法,要不我再给你整回去?”

郭奕腿肚子都有些软了:靠,字画这玩意咱又不熟,不会复原成这样犯了什么忌讳了吧?三百万啊,我的亲娘四舅姥姥!

一听郭奕要给整回去,中年人终于不淡定了,呼地将画抱在怀里,忙说:

“不用了不用了,小兄弟真会开玩笑,真没想到小兄弟手段居然高明至厮,我赵凤图真是生平仅见,佩服佩服,这个余下的部分您看——”

唐云忠大眼一翻,颓然坐下,说:

“我在这一行浸淫三十年,又何曾见过这种手法?这何止是山外有山啊?”

言语中透出不尽的萧索。

原来是这样!郭奕顿时一块大石落地,看来自己是通过考验了,而且似乎通过还挺嚣张。不过,他顾不得欣喜得意,更顾不得唐老爷子伤春悲秋,有些为难的说:

“我手头上有些材料还不齐,这剩下的嘛,恐怕要等一段时间了!”

“多长时间?”

“怎么也得两个月吧,你知道这材料如果不对或者不全,那效果会差别很大的。”

“这样啊?能不能快点,这费用好商量!”

“这不是钱的事,主要是材料,材料!”

赵凤图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失落,他其实应该知足,郭奕没说一年已经很后悔了,他都不知道两个月以后怎么给人家交差,早知道这样就不接这活了。

他身旁的青年恳切的说:

“郭大哥,你看,能不能想想办法,这画我爸有急用!”

郭奕摇摇头。

赵家父子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但转眼之间,赵凤图脸上的失望之色隐藏起来,他微笑将画递了过来,说道:

“既然如此,那只好继续麻烦小兄弟了。”

郭奕正犹豫要不要接画,唐云忠忽然说:

“我在这行时间长了,认识的朋友也多,你缺少的材料也许我能凑齐,这样吧,赵副厅长先回去,三天之后,我给你回个话如何?”

郭奕吓了一跳,副厅长?这级别也太高了吧!虽然很好奇这赵凤图是哪个厅的厅长,但郭奕却不露声色就如同没有听见一样。旗袍女同样不动声色的看了郭奕一眼,见他眉头微微一跳,随即恢复正常,不由得嘴角微微抽动一下,似笑非笑。

赵家父子顿时大喜,赵一飞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一个鼓鼓的沉甸甸的大信封交给郭奕,说:

“这是定金,余下的等画修好之后一并付齐。唐伯伯您可帮了我爸的大忙了,改日定当重谢!”

唐云忠摆摆手,说:

“能不能凑齐还不一定,其它的话以后再说吧。”

赵家父子告辞后,唐老爷子对抱着沉甸甸的大信封发晕的郭奕说:

“你跟我到书房来一下!”

郭奕抱着给自己带来温暖带来幸福带来眩晕的信封迷迷糊糊的上了楼。

“小子,你在搞什么鬼?”

郭奕一怔,说道:

“我没搞什么啊,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唐云忠哼了一声,说:

“你骗赵家父子可以,想骗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你这幅画的修复明明已经把最难最复杂的部分完成了,而剩下的电脑着色、烘焙无论从材料、器材、技术都是很普通的,你为什么说凑不齐材料呢?”

郭奕吃惊的说:

“很普通吗?”

“当然,虽然也有些难度,但和你所做的前期工作根本没法比,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郭奕有些尴尬但又有些欣喜的说:

“这部分我学艺不精,实话跟您说我根本就做不了,这事就得麻烦您老了,这画就当是咱们两合作的,酬金咱们五五分账您看如何?”

既然老爷子自己说前边的部分是最难的,那么五五分他也不算吃亏了,谁知道老爷子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郭奕暗中鄙视,这老家伙还挺黑,可好不容易找到个解决办法不能这么放弃啊,郭奕有些着急的说:

“四六如何!”

老家伙继续摇头。

郭奕有些抓狂的说:

“那就三七,不能再低了,你看我也是辛辛苦苦忙活半天了,你总不能让我白忙活吧!”

唐云忠忽然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郭奕,说:

“你忙活半天?你充其量就干一个小时吧,我什么时候说钱了,这根本就不是钱的事,真不明白你这么一个俗人,是怎么掌握如此高深的记忆的,苍天无眼啊!”

郭奕擦了把汗松口气,只要不是钱的事那就不是事!对于老爷子那种悲愤的呐喊咱能理解,这就是典型的羡慕嫉妒恨,不过话也说归来了,郭奕至今也没想明白这老天为什么选择了我,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长的帅吗?

郭奕赔笑道:

“我就说嘛,您老这么大一个艺术家能看上这点小钱?可您老为什么一个劲的摇头啊?”

“我摇头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最大的难题你能解决,很普通的事情你却做不了。”

“因为这啊,唉,您老也知道所谓术有专攻,我当初学的时候吧,对这一块没什么上心,光冲这难点下功夫了,早知道有今天我就平衡发展了。再说,我对色彩什么的天生没有什么感觉,悟性极差,所以??????”

“原来是这样,要是如你所说,那倒是也能勉强说的过去,我说呢,这天才也不至于天才到这种程度,嗯,我心里总算舒服点了!好了,剩下的事你甭管了,我来处理就行了!”

这是什么人啊,见到别人优缺点心里就舒服了!

老人家看起来心情似乎不错,转身走到电脑旁,忽然问道:

“你的红警打的怎么样?”

“那个版本?”

“共和国之辉。”

“不怎么样。”

“那好,咱来一局!”

这是什么艺术家啊?

唐晓兰进来的时候,郭奕正被痛苦的蹂躏着,老艺术家把郭奕的基地炸了,指挥部打掉了,然后各种坦克把郭奕围了个水泄不通,却不消灭,只是调集了一队队步兵站在外围,一小队一小队的往里冲,死一批,他就再调一批,乐此不疲。

郭奕照顾他面子,才没有把所有东西卖了自杀,当他最后一点钱被消耗光之后,心想,这次你该来个痛快了吧,谁知道这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将兵都撤了回去,只留下一个三级兵慢慢的打他的兵营,然后是电厂,再然后是??????郭奕昏昏欲睡。

中午,饥肠辘辘的我在唐家吃了顿饱饭,只能说饱饭,那位乍一看婉约但眼神凌厉的女子做的饭色香味都不靠谱,不过唐家父女倒也吃得津津有味,郭奕是真饿了,昨天折腾了一夜不说,早餐又没吃,那顾得上什么色香味,对着饭桌就是一阵扫荡,当他吃着觉得味道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吃的很饱很饱了。

等郭奕吃完时候,唐太太对他态度有了比较大改观,原来是客气,现在多少有点自己人的意思了——他展示绝活的时候她都没什么表情的。

唐晓兰在饭桌上一直笑意盈盈,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唐老爷子不时的看看郭奕,再看看女儿,愁眉苦脸的不时的叹口气,一点也没有刚才在游戏中蹂躏郭奕时的意气风发。

由于唐晓兰还有事情,郭奕只能自己回去。一边走郭奕一边把玩着唐云忠交给他的一副乌鸦血石的貔貅玉佩,这乌鸦血石郭奕还是第一次见,黑红中透着晶莹玉润,而貔貅则是栩栩如生,这玉佩也是碎成了几块,但好在一块不少,只要不少就好办,甭管多贵重的东西,只要它本身是完整的郭奕就能让完美的组合在一起。

郭奕身子忽然一震,想到了一个非常眼中的问题——这东西的价值!要知道老爷子本来是不肯把这东西给自己,原因就是怕把这东西糟践了,而后来让自己先试试手,而试手的那幅画就值三百万啊,那这个玩意得多少钱?

郭奕的汗顿时又下来了!

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把这东西送回去,摸摸了手提袋里的大信封,刚才出门的时候,他偷偷看了,应该不会少于二十万。这让郭奕震撼了好一会,他一下从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变成了一个小暴发户,虽然也曾幻想过一夜暴富的情景,可这一刻来临的时候,他还真有点接受不了,在挺长一段时间里郭奕都像踩在云端一般。

这钱对很多为官经商的人来说都不算什么,但对于天天喝方便面,吃个肯德基就算改善生活的郭奕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郭奕还是决定把东西留下来,自己不说,谁知道自己有钱?又有谁知道自己身在有一块虽然碎成几块但却价值连城的玉佩?

我是个穷光蛋!

我是个穷光蛋!

我是个??????

给自己一番心理暗示之后,郭奕心平气和的打车回到十六里屯。当然,他没有忘记顺道将大部分钞票存到了银行,只留了几千块钱在身上,过惯了穷日子里,手里的钱一多心里就不踏实。

郭奕刚走到楼下,习惯性的想和卖担担面的老张打招呼,顺便给楼上的丫头弄点吃的,不知这可怜孩子早饭吃了没。脑袋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人——铺子倒是开着。

这老家伙,不做生意跑哪去了?

郭奕低着脑袋上楼,一边走还一边伸手在空气中划来划去,感受着空气中的热量丝丝渗入手中,猛一抬头,却发现一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横着胳膊挡着楼梯和三楼的交界处,那颗酷似绿洲的脑袋却伸长了往里看。

而在他的身前还站着不少的人,脸上的表情很奇怪,身子还在微微颤抖,既像是兴奋,又像是害怕,而卖担担面的老张赫然在列!其实不止是老张,房东李哥周姐甚至还有他们的女儿笑笑也在其中。

郭奕一愣,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冒了出来,他几步走了过了,对对堵在楼梯的口的绿毛说:

“怎么了雷子,怎么这么多人?”

雷子抻着脖子看的正带劲,回头一看是郭奕,脸色微微一变,说:

“郭哥,风哥和你房间的那妞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