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21 很不淑女

021很不淑女

“我爸的腿疼的轻多了,擦掉表面的血水后皮肤也比原来好多了,真没想到你举手之间竟然将我爸的顽疾治好了大半,和你这么多年同学,你居然如此深藏不露,要不是今天这事,我还不知道你是个神医呢!”

“神医不敢当,你爸还生我的气吗?当时可是把他也吓的不轻!”

萧羽小心的看了郭奕一眼才说:

“他,他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这话郭奕就不信了,毕竟自己说过什么话自己清楚,不过他并不后悔,老家伙那种态度对自己,气气他也是应该。

“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在一开始你并不相信我的医术,怎么会答应让我给萧叔看病呢,你就不怕庸医杀人?”

萧羽调皮的一笑,说:

“你说你学的是中医,中医要想杀人总得开药吧,只要观察一下你对我爸病情的判断就可以知道是不是庸医了,谁知道你什么都没说就开始下手了,而且还把我爸的腿弄得惨不忍睹------”

郭奕呵呵一笑,心中却是一动,以后如果以修复之术谋生,这真正的医术多少还是要懂一些的,否则人家一问自己三不知,就是自己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人家不敢用也是白搭啊,嗯,还有古玩的修复,也得多了解一些。对了,还得学点功夫,以后再有像凤哥这样不开眼大放厥词的人直接扁之--------哎,谁拉我?

郭奕回过神来见萧羽刚刚放下拉自己的手,正一脸怪异的看着自己,郭奕歉意的笑笑:

“不好意思,走神了!”

萧羽叹了口气半真半假地说:

“时间真是能冲淡一切,当时在学校时,你每次见到我眼睛都贼亮,现在我在你身边说话,而你却开始走神了,唉,郁闷!”

郭奕大笑,心中却有些发苦,不走神又怎样,不走神你就会喜欢我了?

当年,追她的人海了去了,且不说有钱或者有权的二世祖,就是真正才貌双全的人也不在少数,各方面都不够出色的郭奕根本没戏,于是,郭奕直接找到当时还不认识的她,跟她说我喜欢你,喜欢的发狂,但我知道到我们之间根本没有可能,所以干脆做个普通朋友吧,让我了解你,发现你的缺点,把你从我心中的神坛上拉下来,省得你在我心里没日没夜的折磨我。

也许是从来没有人跟她这样表白过,结果,郭奕成功了,他从一个陌生人晋级到了朋友。

当时,舍友纷纷大骂郭奕老奸巨猾,居然能如此曲线救国。其实,郭奕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第一,如果真的日久生情,她发现自己平凡的外表下有个不平凡的心,认识到自己是败絮其外,金玉其中,那么两个人未必没有可能,顺水推舟即可水到渠成。

这第二,就如郭奕所说,人都是有缺点的,如果真的只能做普通朋友,那把女神从神坛上拉下来,让自己不至于那么痴迷,也是个没有办法的好办法。

结果,第一种可能没有实现,更悲惨的是,第二个结果也没有实现。

郭奕越和她接触,越发现她的完美,她美若惊鸿的外表自不必说了,她还很善良,善解人意,处事周全细腻,被她拒绝的人不计其数,但鲜有反目成仇的;在学生会她端庄而不古板,在舞台上,她惊艳却不艳俗;她的文章忧郁唯美,空灵隽永。每当我想起她的时候,脑海总是莫名的冒出八个字——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用这几个字来形容女人,郭奕可谓空前绝后。

当然,她也不是没有缺点,她理科不好,尤其是数学简直是一塌糊涂,否则以她的条件也不会进入那所破学校了!但,中文系不用学数学了,这个从她口中得知的缺点被郭奕忽略不计了!

和这么个完美的女孩呆在一起的时候,郭奕的眼睛是不是贼亮他自己不清楚,但他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总是跳的贼快!

郭奕拎着一包吃的东西,有些忐忑的往回走,不知道家里哪个冰坨子冷清霜还在不在,自己这一出门就是两天一夜,如果这丫头真的没钱,估计得饿疯了,话说,这孩子也挺可怜的,身无分文还被人追杀,和她相比,自己至少是安全的吧。哎,不对,她住在这会不会连累我啊,一个或者一伙肯对漂亮女人动刀的人,估计不会是良善之辈,如果让这些人找到这里,会不会顺道把我灭了口?

郭奕觉得现在的自己和刚才的似乎生活在两个世界里,刚才还儿女情长呢,现在忽然江湖险恶腥风血雨了。

一想到这里郭奕忽然有点害怕,话说一个良家宅男(以前偶尔打个群架不影响宅男的身份吧),何曾和这等血腥之事有过交集啊,上帝啊,让这个危险的女人赶紧离开吧,咱需要女人,需要漂亮的女人,但危险地不能要啊!郭奕还没到色令智昏的地步。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郭奕想要人家未必会给。

郭奕胡思乱想着,轻轻的打开门,探头往里看了看,屋里没有人,郭奕不由松了一口气——到底是走了。唉,他又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一个绝色美人曾经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这小破屋里,然后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简直如同做梦一般。

郭奕转身关门,却忽然往后一蹦,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后——冷青霜正站在门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但那双清亮的眸子却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而在她手里,那柄尖刀则依然闪着幽冷的寒光,如同它主人的双眼。

“你终于回来了!”

悦耳的声音带着明显的不悦!最近怎么老是遇到这么矛盾的事?

一看到她那双眼睛,郭奕顿时意兴索然,一个女人再漂亮,但若老是冷冰冰对你,那还有什么劲?当然,若是强行推倒的话,或许别有一番滋味,但问题是郭奕现在既没有这个能力也没这个胆量。

“是啊,你以为现在挣钱这么容易啊?”

郭奕有些冷淡的说。

“这么说,你挣到钱了?”

她似乎对郭奕的态度不怎么在意。

郭奕一扬手里的东西,说:

“没有钱那来的吃的?”

她的眼睛顿时一亮,郭奕我心里一阵悲哀,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能对吃的这么感兴趣,实在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郭奕忍不住问道:

“这两天你不会真的没有出去吧!”

“你说呢,我要是能出去,还会呆在你这猪窝里吗?”

冷青霜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郭奕手里把东西抢了过去,很不淑女的急匆匆的打开。

郭奕不乐意了:猪窝谁让你呆了?不乐意呆你可以走啊,真把自己当我女朋友了,也不问问我愿不愿意?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

她忽然一声低声尖叫,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了地上。

郭奕顿时大怒,我辛辛苦苦挣钱买回来的东西,你一声谢谢不说,居然还给扔到了地上,得,这是你不吃的,你不好吃我吃,这猪头肉自己可好长时间没吃了。

郭奕从桌子底下翻出一块小切菜板,将猪头肉一剁,然后夹在烧饼里,嘿,这叫一个香。

美女这才发现和猪头肉放在一起还有烧饼,她犹豫了一下,轻蹙着娥眉,用两根手指夹起一个烧饼,转身背对郭奕吃了起来,郭奕冷笑道:

“这种东西你也吃?不怕脏了你的手?”

“你——”

美女蓦然转身,眼中锋芒一闪,但随即轻轻转身,默默的咬着手中的烧饼。

郭奕心中一寒,随即轻轻叹了一口气,说:

“追杀你的人很厉害吧?”

美女豁然转身,瞪着郭奕说:

“你怎么知道?”

郭奕淡淡一笑,没有说话,这还用说嘛,能让这么一个身手凌厉,美貌非常而又冷若冰霜的女人躲在一间闷热破旧的小房间和自己啃烧饼,而且在两天的时间里连门都没敢出,对手之强之狠可见一斑。

郭奕有滋有味的啃完了夹肉的烧饼,看着可怜巴巴啃烧饼的美女,他郁闷的心情渐渐舒展开来,也有点后悔没有顾忌女孩子的口味。郭奕去房东那给她倒了点热水,然后自己端着脸盆去厕所冲了个凉。

回到房间,冷清霜已经吃完了,正坐在床上在喝水,郭奕伸开双手吸纳了一会房间了的热量,然后一屁股坐在床上舒服的伸个懒腰后,四挺八岔的躺了下来,这一天下来还真是累啊!

冷清霜显然感觉到了房间温度的下降,疑惑的看了看关着的窗子——外边同样热所以我一般不开窗子——没有找到原因。这时她忽然看到了很是惬意的郭奕,脸色顿时一冷,说:

“谁让你躺在这的,起来!”

郭奕顿时大怒,娘的,吃我的住我的也就罢了,还真把自个当主人了!郭奕翻了个身,根本懒的理她,会功夫了不起啊,神仙不是被老子一脚踢出去了,你算老几?哼!

一只冰凉滑腻的手搭在了郭奕的肩上,他心里一跳,这妞难道要动手?郭奕扭头一看,脑袋顿时一晕,他居然看到一张笑意盈盈的俏脸,这张俏脸还在慢慢的变化,先是娥眉微微蹙起,小嘴也慢慢变扁,并微微撅起,贝齿轻咬下唇,似委屈似纠结,欲言又止,看着实在惹人怜惜,郭奕的汗毛顿时竖起来了,美人计啊!

郭奕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躲的远远的,不知为什么她这样让郭奕觉得还不如冷冰冰的好接受呢!郭奕见过她昏迷中的样子,那是一种让人在心底产生怜惜的忧伤,至于现在的她表演的痕迹太重!

冷青霜嘴角微微一抿,不客气的躺在了郭奕的床上,形象很不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