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19 不救也得救

019不救也得救

一道闪电划开了漫天的迷雾,郭奕想起来了,这女孩他还真认识,而且还是最不应该忘记的那种!

萧羽是郭奕大学时期的同学,是当时学校里公认的校花之一,而且还是郭奕暗恋的对象。在新生入学后不久的元旦晚会上,萧羽以一曲王菲《容易受伤的女人》极其蛮横的闯进了郭奕的心里,清纯俊美的长相,一头摇曳的长发加上一曲忧伤的歌曲,那是一种让人莫名心痛的美!

郭奕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她,然后想尽一切办法去了解她的一切,在那时他知道了她不但油画画的极具灵性,更有一支生花妙笔,她的散文空灵剔透、杂文尖锐犀利,在中文系里长的漂亮而又文采飞扬的她是唯一的一个。总之,她就是中文系的女神,也是郭奕心中的女神。

郭奕由于毕业之后连连碰壁,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美好的大学时代恍如隔世一般遥远,而这位女神现在又是一身职业装,虽然依然光彩照人,但却和学生时代判若两人。倒是郭奕背心短裤和上学时没什么两样,怪不得她一眼就认出了自己。

于是,郭奕的麻烦来了!

郭奕不得不挺身而出了,既然躲不过去了那就光棍点,郭奕二话不说挡在那高个青年和胖子的身前,说道:

“跟你回去拿钱是吧?我跟你们去!”

那两个小子分明是看萧羽不敢给他们回去所以才这么说,顺便沾点便宜,哪里是肯付钱,现在见有人横加干涉,顿时勃然大怒,骂道:

“你TM是那山上的猴,老子的事情轮到你来管?赶紧滚蛋,否则让你爬着——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铁管就抡到了他的腿上,嚣张的叫喊顿时变成了惨叫。

郭奕自决定插手起,就已经踅摸好了武器——旁边一个收废品的三轮车上仅有的一根铁管。一看对方的架势,郭奕就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不能善了,干脆就来个先下手为强。

郭奕将铁管抡圆了左右开工,重重的打在高个青年的两条腿上,一边打还一边小声嘟囔:

“让你不赔钱!”

“让你嘴里不干净!”

“让你嚣张跋扈!”

“让你占她的便宜!”

“让你亵渎我的女神!”

-------

开始,他还试图躲闪反击,可惜郭奕手里有武器,而且占了先机,他瘸着一条腿怎会是郭奕的对手,很快,他就被郭奕放到在地上。这时郭奕才想起还有一个胖子,他拎着铁管四处一看,那厮早不见影子了。

郭奕晃了晃手里铁管,很平静的对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青年说:

“现在可以还钱了!”

“还你妈!”

“嘣!”

郭奕手中的铁管狠狠抽在他的大腿上,顿时鲜血浸湿了裤子,他又是一声惨叫,郭奕将铁管对顶在他的裤裆上,冷然说:

“现在可以还钱了?”

青年顿时脸色惨白,急忙说:

“我还,我还!”

说着忙不迭在身上一阵乱掏,可惜总共没掏出几十块钱来,他苦着脸说:

“大哥,我真没带这么多钱,要不您跟我回去取?”

“你不能跟他去!”

萧羽忽然抓住郭奕的胳膊急切的说,生怕他跟这人走了。跟他去取?就算他是真心的郭奕也得有这个胆子啊!你看这就是人生啊,郭奕一开始就说去跟他去取,他大放厥词,现在他同意了,郭奕又肯去了。

郭奕借坡下驴

郭奕挥挥手让他滚蛋,说实话从一开始他就没指望这家伙能还钱,不过美女在旁,这样子还是要做做的。至于那些药钱,有他这么个神医在这还用的着什么药吗?

郭奕的行为赢得了周围看热闹的人的一致好评,很多人冲他伸出了大拇指,这让郭奕着实有些汗颜,要不是萧羽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他铁定不会出头的,这动手打人的事,郭奕已经很久没干了,至于一个人挑战两个,这还是第一次,以前在学校的时候都是跟在狐朋狗友的后面下黑手,当然,今天这也属于下黑手偷袭,谁让他们是两个人呢,如果要是一个人,自己一定——估计也会偷袭。正面战场不属于他这种体质的人。

这时,一声车喇叭响起,郭奕顺着声音一看,却发现一个似曾相识的英俊年轻人坐在司机的位置上一脸坏笑的向他摆手,见郭奕看向他,他也伸出了大拇指,不过拇指不是向上,而是横着,然后迅速收回蹭了一下自己的鼻尖后扬长而去,郭奕很是莫名其妙,好半天才想起是在文化市场见过,好像眼镜男身边的叫什么一飞的。

萧羽告诉郭奕,她的父亲几年前出了车祸,肇事车逃了,经过一番抢救,虽然保住了命,但也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无法再医院疗养恢复的父亲只好在家里慢慢调养,可效果一直不好,萧羽毕业之后想让父亲回医院,但父亲却死活不肯,无奈之下,她只好买些好点药回家给父亲,但也许耽误了太久的缘故,他父亲的身体一直没见起色。

郭奕和萧羽并肩走着,郭奕不时的看她一眼,她慢慢的说着,声音中无意识的蕴含着丝丝的忧郁,柔软的长发盘在头上,白皙的下巴尖尖的让人心疼,郭奕在心里叹了口气,这残酷的生活啊!

郭奕含糊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生活,她也没用细问,从郭奕的装束上就她能看出来很多东西。郭奕告诉萧羽说自己是祖传中医,可以替她父亲看看病,萧羽极为惊讶,显然无法将他这么一个拎着铁管打人、穿着背心短裤的人和中医联系起来。

当然,萧羽还是很痛快的答应了,中医虽然在中国依然穷途末路,但也没有几个人敢质疑中医博大和神秘,虽然她根本不相信郭奕能治好父亲的病,但却不忍拒绝郭奕的热心,而且,据她的了解,郭奕不是在这种事上开玩笑的人。

她家离这里不远,步行十分钟就到了。

萧羽的父亲躺在床上,身子很单薄、脸上有刀刻般的皱纹,但看得出他年轻时一定是个很帅的人。

他对郭奕的到来表现的很是冷淡,显然郭奕给他的感觉并不好,萧羽歉意的对郭奕笑了笑,然后有些迟疑的告诉父亲,郭奕是个中医,家里在当地很有名气的(这郭奕可没说,是她自己加上去的)。

萧父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看来这位饱受病痛折磨的大叔心情和脾气都不怎么好。

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萧羽丝毫没有缓和气氛的意思,说你们先聊着,我去换件衣服。说完就回自己的房间了。老帅哥斜了郭奕一眼,很不屑的说:

“小子,凭你也想打我闺女的主意?不是我打击你,追求我闺女的人多了去了,我都没看上眼,而你是这群人中得分最低的一个,我劝你赶紧放弃吧,你们俩之间的距离可以用光年来衡量,别自找没趣了。”

老帅哥的笑话还真挺冷,这要是当年郭奕一门心思想追萧羽的时候,摊上这么个老丈人他肯定会头疼死,可现在,郭奕的心思已经淡了不少,所以他打的分再低郭奕也不怎么在乎,郭奕嘿嘿一笑:

“是啊,我打您闺女主意好多年了,一直也没什么进展,现在我寻思曲线救国,从您老身上打开个缺口,萧羽是个孝顺孩子,只要您同意了,我们两的事还不是您一句话?”

“你,你妄想——”

老帅哥顿时青筋绷起,脸胀的通红,估计到他家来的男孩子没一个敢这么对他说话的。

郭奕视而不见,他一向对蔑视自己的人缺乏好感,虽然老帅哥的病要治病,但这并不妨碍在治之前先刺激刺激他,于是,郭奕一脸欠揍的说:

“您老别激动啊,我先给你看看病,凭我这祖传的妙手,您这病没什么大不了的,哎,哎,你平静点平静点,看这粗气喘的跟抽风似的,您可得保重,我和羽羽的事可都指望着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