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15 姐,你多久没洗澡了

015姐,你多久没洗澡了

摸,还是不摸?

郭奕还是很正常的,因为他某个地方都非常没出息的蠢蠢欲动了,郭奕一咬牙,摸!谁让你不相信我的!

郭奕哈哈一笑,看着卓文清手臂上的伤痕说:

“你这个太简单了,我都不用上药,直接给你按摩按摩,刺激一下表皮神经末梢,激发其末梢再生能力,促进新陈代谢后产生新的皮肤。”

郭奕一边胡说八道,一边右手抓着她的手,然后左手在她柔腻的肌肤上来回摩挲。啊,感觉真好!卓文清的眼睛眯了眯,似笑非笑的说:

“你这是按摩?”

“是啊,是不是手法很特别很舒服啊,这就是传统中医的优点了,整个治疗过程不但没有痛苦,反而舒服的很,而且没有任何毒副作用,是真正的低碳环保技术,这,才是真的高科技!”

“是吗?希望你没有骗我!”

听着都有点咬牙切齿了!郭奕不敢也不想太过分,狠狠的摸了两把后,将一丝若有若无的热量传了过去,虽然少,但卓文清还是感觉到了,一双漂亮迷人的大眼睛顿时睁的更大。

“好了!”

郭奕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她的手臂,心里在犹豫是不是这周就不洗手了。

“这么快就好了?我来看看,这,哈,这就是你说的中医,这就是你的疗效?”

卓文清虽然脸上还带着笑容,但这笑容怎么看都有点冷,郭奕急忙低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那条浅褐色的伤疤赫然在目,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的医术没有了?郭奕一把抓过她的手,不管不顾又输进一些热量,他外婆那个臭脚的,怎么还有?

郭奕有些抓狂了,刚才吹了个天花乱坠,现在这么现眼,老天你不会这么玩我吧?郭奕又换了个角度又输了一些,无效,再换,还是无效。

郭奕绝望了,是不是由于自己对傻×神仙不够尊重,这家伙恼羞成怒把自己的修复能力又收回去了,靠,早知道这样,自己早把他当华南虎一样供起来了。

郭奕垂头丧气的对她说:

“对,我是骗你的,我根本不会什么中医,我刚才都是胡说的,我——”

卓文清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这一笑就止不住了,只笑得花枝乱颤,她用手指着我,却一个也说不出来。我更是尴尬,起身就想离开,却被她一把拉住,她好容易止住笑,问道:

“你学医学了多久?”

“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是个骗子,其实我根本没有学过医,更不知道中医是什么玩意,我辜负你对我的信任——”

“你撒谎,你学过,而且是极高明甚至是神秘的医术,我能感觉到你传入我的体能的热量,那绝不是体温,不过,哈,你学的实在差劲的很,你是要给我去疤的,结果费了半天劲疤痕还在,师娘教的吧——哈哈”

这也叫高明甚至神秘的医术?

看着她很不淑女的大笑,郭奕撇撇嘴,说:

“姐,我知道我错了,可你也用不着这么损我啊,哦,对了,我还能叫你姐吗?”

“能,怎么不能,当然能了,我能有你这么个弟弟,我真是捡到宝了,哈------”

太伤自尊了,郭奕噌的站起来转身就走,卓文清却一把把拉了回来,力量之大,差点让郭奕撞她身上——太遗憾了——没撞上!

卓文清见郭奕有点恼了,于是很费劲止住了很影响她在郭奕心中形象的笑,一本正经的说:

“你虽然没有去掉我的伤疤,但,你却治好了我的肩膀,我的肩膀曾经摔到过,一直隐隐作痛,去了不少医院都没有办法,就在刚才,你给我按摩的时候,它居然不疼了,你看,一点都不疼了”

说着,她转了转自己的手臂。

“真的?”

“我骗你干嘛,你这医术真的很厉害,是气功吗?就是有点——”

这就奇怪了!

按理说她的确没有理由骗自己啊,这么说自己的能力还在,那怎么不能去疤呢?难道这个修复能力只能治新伤不能治旧伤?郭奕抓过卓文清的手臂仔细的研究着,不错,疤痕的确还在!

这是怎么回事?

郭奕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手下意识的在胡乱抹画着,忽然,郭奕心花怒放,哈,不是没效果,现在伤疤已经消失了,存在的不过是表层的一层死皮而已,郭奕用力一抹,那层死皮顿时被抹的干干净净,露出的皮肤晶莹玉润,除了有些过于白嫩之外,和周围的肌肤完全一样。

卓文清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臂,好半天才抬头看郭奕,那眼神,如同看一个怪物!

郭奕得意的大笑,还不忘损卓文清一句:

“姐,你多久没洗澡了?”

卓文清忽然站了起来,郭奕吓的噌的蹦出多远,却见卓文清拿起手机迅速的拨了电话,在打通的时候,她忽然又按住了话筒,问我:

“剖腹产切口也能去除吧?”

当夜,郭奕便住在了卓文清的家里,这一夜郭奕睡的很香,一夜无梦。

第二天从卓文清家出来,郭奕直接去了玉峰山文化市场,当他拎着肚子上缺一个洞的“北宋汝窑莲花碗”来到的时候,昨天那些人似乎约好了一般都来齐了,像清秀若出水芙蓉的唐晓兰、慈眉善目若弥勒佛似的胖老人、风骚依旧的张娜、长相斯文却沾花惹草的李文安,还有一些昨天的旁观者。

郭奕将莲花碗放在桌子上,有些无奈的说:

“很遗憾,没有修好,你给我的碎片不全!”

大家刷的围了上来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一般,都睁大了眼睛看那件缺了一片的莲花碗,弥勒佛还拿了一副放大镜仔细的观看,边看边牙疼似的啧啧不已。

一个戴眼镜脸色微黄的中年人用非常恭敬的声音对弥勒佛说:

“金老,这件瓷器虽然缺了小块,可其它地方几乎看不出瑕疵,这小伙子手艺还真不赖,您老是行家,点评一下吧!?”

被称为金老的弥勒佛咬了咬后槽牙,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