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14 油嘴滑舌的医生

014摸,还是不摸

彩虹们集体低头,不敢接话,倒是光头大哥一笑风还有几分胆色,他霍的站起来,一摸光头,脸上的肌肉抖了几抖,一扬下巴,说:

“大姐您放心,您老说的话我们指定听,我们保证不纠缠他,可您老刚才也听老弟说了,我们是朋友,他要来找我们------”

一笑风一站起郭奕还真有点紧张,这两边要是打起来我帮谁啊?嗯,肯定帮文清姐,这无论是从关系、双方社会性质和性别上都必须选择的,那就只好对不住这群刚认识的朋友了,可这位大哥一张嘴差点把郭奕雷个跟头,好家伙,这番话不多,可肉麻中带着狡诈,着实不简单呢!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文清姐就打断了他的话:

“他要敢找你们我就打断他的腿!”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郭奕在一旁倒吸一口凉气,他爹都没对他说过这种狠话!这姐姐还真进入状态了!

“上车!”

她骑上路边的一辆警用摩托车,转身对郭奕说,语气中仍然带着火气。

郭奕不敢多问,乖乖的上车,还没坐好,她一轰油门,摩托车立刻窜了出去,郭奕本能抱住她纤细的腰身。

卓文清显然没有想到郭奕会抱住她的腰,身子微微抖了一下,但随即恢复如常,摩托车在路人已然稀少的马路上飞驰。郭奕很想问问她到底去哪,但最终还是没敢开口,有些人就是这么强势,即使你没有做错事也像做错事一样心虚。

终于,卓文清先开口了:

“你怎么不说话?”

“我------”

郭奕不是不想说,只不过没敢开口!

“生气了?是不是觉得我管的有些太宽了?”

她的声音柔和起来,不知为什么有了一种淡淡的伤感。

“没,没有,怎么会?我巴不得有个人能管我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你怎么不说话?”

“不是怕你打断我的腿嘛!”

卓文清嗤的一声笑了,美人一笑,那是一种春回大地的感觉。郭奕的心里立刻轻松了不少,于是趁机问:

“咱们这是去哪?”

“去哪?嗯,去我家吧,这就到了!正好我也话跟你说!”

她的声音又柔和起来。

“好。”

郭奕没有多问,现在已近半夜,郭奕不知道她想和自己说些什么,但他知道和这位善良的女警察多接触并不是什么坏事,况且,他还真舍不得舍不得放开这纤细结实的***,不过,这次他没有想入非非。

卓文清住的小区不大,但位置很好,里面的环境也很幽静,虽然房子一看就有些年头了,但却没有陈旧的感觉,反而增添了几分雅致。这是一套两居室,收拾的一尘不染,客厅的墙壁很干净,几乎没挂什么饰品,单从客厅来看,丝毫看不出是女孩子的寝室。

“坐吧,我们好好谈谈。”

她的表情开始严肃起来。

“不用这么严肃吧,你这副表情我感觉很有压力,是不是职业病啊?”

郭奕嬉皮笑脸的说,此时,我对她的性格多少有些了解,也不再那么拘谨了,再说,郭奕也不是拘谨的人,就是胆子小点。

卓文清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表情有些严肃,不由有些失笑,一笑之间,俏脸的线条顿时柔和起来,美的让人窒息,夜,静悄悄的,独处一室的他们隐隐感觉到了气氛的暧昧,卓文清急忙说道:

“说说,今天怎么会和一笑风混在了一起?”

郭奕笑了,看来这一笑风还真有点名头,都在警察这里挂上号了,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道:

“姐,你对谁都这么关心吗?”

这是郭奕一直想问的问题,在这个社会他见多了冷言冷语,听多了尔虞我诈,对于卓文清这样素昧平生就热心助人的,郭奕从没见到过。这个社会也是这样,人们渴望信任渴望善良,但却不肯从自己做起。就如同看到有人跳楼,郭奕自问顶多是打电话报警,自己肯定不会冲上高高的楼顶去救人。当然,他也不会是他曾遇到的那些冷血的看客。

卓文清微微一失神,然后迅速板起脸说道:

“少废话,这是我的职责,别转移话题。”

职责也没必要带到家里来说啊?郭奕心里这样想,但没敢说出来。他想了想说:

“事实上,我是个医生,我在给他们治伤,他们为了感谢我才请我吃饭,我们其实什么关系都没有?”

卓文清皱了一下眉头,显然不相信对他的这个解释,因为郭奕的样子实在不像一个医生。

郭奕知道她不信,但还是很严肃的说:

“各种外伤内伤,我不但能治,还能治的不留任何痕迹,完美如初!好了,别皱眉头了,容易出皱纹,这么美的姐姐要是有了皱纹会让——天下人伤心的!”

郭奕本来想说会让我伤心的,但觉得有些暧昧,于是扩而大之。

卓文清嗤的一声笑了,说:

“油嘴滑舌,这才几天就学坏了!”

她顿了一下说:

“我记得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说自己什么特长的都没有的,现在怎么有了这么高明的医术,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或者说,你是上次骗我,还是这次骗我?”

两头堵!犀利!太犀利了!这么漂亮的姐姐只要温柔就可以了,干嘛这么精明!

“这个医术是家传的,我从没想过行医,也就没把这个手艺当做特长。而且我不是科班出身,根本没有执照,我估计我要行医的,你会第一个把我抓起来的,也只有那些没钱的混子敢找我看病,这个解释合理吗?”

卓文清伸了伸腰,吸了一口气,胸前顿时汹涌一片,看的郭奕心头一阵乱跳,他急忙将眼光转向别处。卓文清显然注意到了郭奕的异样,脸上微微一红,却又忍不住低声一笑,娇艳不可方物,于是郭奕好不容易转向别处的眼光又被拉回来了。

卓文清挽起左手的袖子,露出一段雪白的手臂,衣服盖着的和藏着的颜色就是不一样。她指着手臂上一条褐色的伤疤目光炯炯的看着我说:

“这是我抓小偷时留下的,为了这条伤疤我可是苦恼了好一阵子,现在好了,既然你能不留痕迹,那就给姐姐去掉吧!”

说的这么好听,摆明了是不信任我!

郭奕她的手拉过来,放在眼前装模作样的看着,她的身体不可避免也靠了过来,入手之处的温润及一丝若有若无的体香让郭奕的心头一阵乱跳,她浅浅的呼吸和我沉重的心跳交织在一起,居然如此是动人心魄。

从本心来讲,郭奕对卓文清是很尊敬的,任何一个肯为陌生人冒生命危险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但,问题是,这么一段白生生软绵绵又富有弹性的手臂放在手里,不摸上两把,自己是不是不够正常?

摸,还是不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