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012 一鸣惊人

012一鸣惊人

郭奕的要求虽然有些过分,但他提出的时间让现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一个小时。虽然郭奕对字画修复一无所知,但用脚趾头想,这个时间对于正常的方法来说都是远远不够的,一个小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们也不会拒绝!

当然,一个小时,对于郭奕来说却是绝对的富裕。

最终,他们答应了!

郭奕提着租来的空手提箱,进了一间不大的绘画室,绘画室里除了几把椅子,就剩中间一张宽大的桌子,他们先把墙上所有的画都清了出去,估计是怕郭奕发疯给撕掉。

关上门后,郭奕随手将画修好,然后百无聊赖的在屋里转圈,转了好半天,拿出早就欠费的手机一看才过去二十分钟,于是他将画一卷,躺在了大桌上,很快就沉沉睡去,这两天让那个叫冷青霜那个丫头折腾的根本没睡好,现在正好补一觉,当然,他也没忘记定好时间,等到最后五分钟的时候,铃声一响,郭奕一跃而起,开始趴在地上猛做俯卧撑。

当当当

还差一分钟满一小时的时候,急促的敲门声便响起来了,看着这些家伙都等着急了!

郭奕满头大汗的从地上起来,深吸几口气让自己的喘息平静一点,然后才从容开门。

门一开,李文安和风骚女立刻冲了进来,无视郭奕直接扑向了画,而唐小姐紧随其后,不过她的样子还是比较沉稳,一双妙目先看了一下疲惫不堪的郭奕,然后才去看画。

“哎呀,这怎么可能!”

风骚女先是见叫起来,李文安则进入“天啊,天啊”的复读状态,唐小姐见状顿时疾步走了过去,一看之下,顿时将震惊的目光射向郭奕。

三人的异状顿时引起了外边那些勉强压制好奇心的人的注意,顿时呼啦围了上来,接着便是吃惊的啊啊声!

他们的表现很让郭奕很满意,见火候差不多了,便扬声说:

“李先生,这画您还满意吧?”

李文安刚想点头,忽然顿了一下对唐小姐说:

“您看——”

唐小姐接过李文安手里的放大镜,仔细的看了看,半响无语,周围的人都知道唐小姐虽然年轻,但对修复方面还是相当熟悉的,见她不语,也都停止了议论,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郭奕也有点紧张,这几天虽然修的东西不少,可从没有放在放大镜下观察过,更别说什么X光了,这个在行家眼里,行吗?

终于,唐小姐直起腰来,平静的说:

“我看不出任何破绽,你们再看看吧!”

众人纷纷说:

“连唐小姐都看不出破绽,那就是好喽!”

那位刚才还劝我的胖老人难以置信的抚摸着画面曾经断开的地方,颤声说:

“我在这行里混了三十年,还从没见过有谁能在一个小时能将字画修复如此完美,如此年纪,确堪称圣手啊!”

圣手?

啊,这个称呼好啊,郭奕心里这个乐啊,但脸上却不露声色,微微一笑,说:

“修复古玩字画,雕虫小技而已,哪敢称什么圣手!”

这话一出口,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唐小姐一双妙目诧异的看着郭奕,似乎是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是真的在谦虚还是吹牛。

风骚女倒是反应极快,迅速贴了上来,抓住郭奕的背心,丰满的胸部毫不避嫌的贴了过来,笑靥如花:

“古玩你也能修?”

郭奕急忙退开一步,李文安和她的关系一看就不一般,守着人家的老公或者姘头吃她的豆腐,他还没这个胆量,不过据他偷眼观察,那李文安似乎对风骚女的动作并无不满,反而眼睛发光的盯着自己。

“当然!”

风骚女立刻转身从纸篓里一阵乱翻,然后不停的从里面取出一些瓷器的碎片,到了后来,她干脆将废纸等杂物从纸篓里取出,又将刚才取出的碎片放了进去,将纸篓递给郭奕,说:

“都在这里了!”

郭奕接过来随手掂了掂,纸篓内跟着哗啦哗啦的响,看也不看的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

“北宋汝窑莲花碗!”

话音未落,刚才还围着画研究的人顿时将纸篓围了个水泄不通。

“莲花碗!”

“汝窑的!”

“北宋?”

众人还没看到东西,都一片的惊叹,除了李文安和风骚女,只有三个人不为所动——郭奕、唐小姐、胖老人。

郭奕是不懂,对于瓷器,他最大的了解就是老家附近的七里窑烧出来的海碗,结实、经用还盛的多,看这什么莲花碗的成色也不必海碗强多少,就这么个玩意至于他们惊叹不已吗?

郭奕将目光投向唐小姐,这位不知道名字的小妞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平静了下来,看她表情淡淡的样子似乎对这件瓷器很是了解。

见郭奕在看她,她微微一笑,秀气的眉毛不经意的微微扬扬,说道:

“汝窑的瓷器一向名贵不凡,即使清代的汝窑瓷器现在售价也在百万以上,而北宋的汝窑制品更是价值连城,而北宋汝窑莲花碗据说只有一件,是绝世孤品!”

众人一听,再看看纸篓的碎片,不由的露出怀疑的神色,且不说如此珍贵的东西怎么会碎成这样,单是这样的孤品本就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在国内连三级都说不上的文化市场里。

胖老人点点头,伸手挠挠了长寿眉,说:

“台北故宫博物馆有这么一件!”

“哦——”

众人有些玩味看着风骚女,其中有个青年似乎和她比较熟悉,笑嘻嘻的道:

“娜姐,你这件不会是从台北偷回来的吧!”

风骚女面不改色,骂道:

“你小子知道什么,我张娜什么时候说过这是真品,这是一件高仿,绝对大家的手笔------”

说到这脸色一垮,对李文安怒道:

“都是你,要不是我能把这件宝贝给砸了?我警告你,你要再敢见那个小骚——”

李文安见势不妙,急忙一拉张娜,严肃的说:

“说这个干什么,正事要紧,今天好不容易遇到这么高手——”说着他转向郭奕说:

“您看,这个——”

张娜也知道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于是也瞪着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看向郭奕,眼波流动,身子也贴了上来,那架势只要郭奕说能修,她能马上去开房间——你还别说,这张娜身材还真是不错,特别是胸部真可谓波涛汹涌,壮观的很,那屁股——咳,咳,想的有点远了!

郭奕还没有说话,慈眉善目的胖老人挤上前来,看了一眼纸篓,嗤的一声笑了,说:

“你这个莲花碗再碎点都能当珍珠粉卖了,怎么修?这小伙子虽然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嗯,说圣手也不为过,毕竟这么短的时间就——可这圣手也是人啊,你以为瓷器是泥巴啊说粘上就粘了?”

郭奕皱皱眉头,说:

“能不能修且不说,这么个赝品还有修的必要吗?”

“怎么能说赝品呢,这可是真正的高仿,也值不少钱呢!你到底能不能修啊?”

张娜丰满的红唇一撅,有些不乐意了!

“当然能修,但,有个前提,你这里边东西可不能少,要是少了一片,那我就爱莫能助了!明天,明天这个时间我会把东西给你送过来的。”

说完,我将这些碎片倒进一个塑料袋里,转身就往外走,全然不理他们吃惊的表情。

当然,这件高仿再值钱,他们也没有小心的必要了,因为真如胖老人所说,这东西已经碎的快成粉了,别说高仿,就是真的也不值钱了!所以对我直接带走,他们并没有阻拦。

“等等,请您等一下!”

郭奕快到楼下的时候,唐小姐追了下来。

郭奕停下脚步,转身微笑着对唐小姐说:

“谢谢你!”

这是郭奕的真心话,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她其实相帮一个很大的忙,虽然自己不需要,但却是真心的感激。

她微微愕然,但随即笑道:

“其实我并没有帮上忙,你不必谢我。”

她不是绝美的人,但她的笑容却让人如沐春风,因为她的笑容她的眸子中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善良和清纯,由“您”到“你”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亲切自然。这个女孩不简单!

“我叫唐晓兰,你怎么称呼?”

“郭奕。”

“很抱歉,一开始我误会了你,我真的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好那张画,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你能告诉我你的师承吗?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能培养出这样的天才。”

“想知道吗?”

唐晓兰用力点点头,眼睛亮亮的。

“那好,请我吃饭吧?吃完饭我就告诉你。”

这倒不是郭奕想趁机接近美女,他这晚饭的确没饭辙!

“好啊好啊!”

她答应的很痛快,秀美的脸上甚至有了几分雀跃。看来她的好奇心真的很大。

郭奕选的是东城烧鹅仔,显然,她是这里的常客,否则,就凭我这一身装束,估计保安都不让我进门,在众人的诧异的注视下(你见过一个衣装得体秀美大方的女孩和穿着背心裤衩的人出入高级餐厅吗?),郭奕神情自然走到了二楼自助餐厅。然后,郭奕再一次让唐晓兰大开眼界,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吃这么多!

她有很多问题要问,但,良好的教养让她无法在一个人狼吞虎咽的时候发问,结果,她一直等到郭奕终于扔下手中筷子,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真的能将那些碎片复原?”

“你觉得呢?”

她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