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112 偷

偷香

郭奕这个恨啊,这么大的事情自己怎么就给忘了呢?来电话的是张红颜!只响了一声,是提醒?是恼怒?还是拒绝?郭奕给一笑风和众位弟兄打了个招呼,然后匆忙离开,当务之急,他是先回去冲个澡换个衣服,这一身的烟酒味谁受的了?

听说,也有女人喜欢男人一身烟酒一身汗呢,但郭奕相信张红颜不会这样的重口味!这里离文化市场较近,他打算回那里,而且自己的衣服也在那呢。在路上他拨打张红颜的电话,已经关机了。看来,这位大姐生气了!这也难怪,搁在谁身上也得生气。

郭奕迅速回到文化市场办公室,以最快的速度洗澡换衣服,然后出门,打车!

郭奕对司机说:

“师傅,你快点,我媳妇说了,十分钟不到就跳楼,你的速度直接关系都我后半生的幸福,拜托了!”

司机是个热心肠的人,二话不说启动了车子,出租车在午夜飞驰起来,在阳城的夜里,路上的车很少,根本不用担心撞车之类的事情,加上司机技术娴熟,不时来个漂移,不到十分钟,车子就到了张红颜所在的小区,郭奕掏钱,司机说:

“你别墨迹了,救人要紧!”

郭奕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塞到司机手里,感动的说:

“谢谢,咱啥时候也不能让好人吃亏啊!”

司机急忙说:

“多了,多了,我找你钱!”

说话的工夫郭奕已经没影了!

郭奕来到楼下,推了推门,楼门口的防盗门管的死死的,郭奕知道不能指望张红颜给自己开门,想了想,给纳兰庆打了个电话:

“家里有事吗?”

“没有,连个苍蝇都没有!”

“好,那个你会开锁吗?”

“不太会,稍微复杂点的保险柜都打不开。”

“不是保险柜,是防盗门!”

“那个简单,你找根铁丝,插进去拨通几下,寻找一下锁簧的规律,然后一捅就开——”

郭奕直接挂断了电话。说的轻巧,这找规律能是一时半会找到的,自己从小动手能力就不强,有捅的工夫还不如直接砸开呢!他又拨通了闻天和的电话。

电话那边过一阵才有人接听,闻天和声音极低的说:

“干什么,这里忙着呢?”

“忙什么?难道日本人要有动作?”

“当然有,这话说来话长——”

“那先不要说了,你那边说话方便吗?”

“方便倒是也方便,日本人又给张德成带来一个日本明星,现在三个人玩双飞呢,那个日本女人我看着有点眼熟,你等会,我再看看,说不定在那个小电影看过——”

“我呸,你这家伙居然偷窥!”

“什么叫偷窥啊,我这是监视敌情,再说了,呵呵,你也知道咱是苦孩子出身,不像纳兰庆那么禽兽,像这种儿童不宜的画面,咱还是第一次看到真人版的,得加强学习不是?对了,这么要命的时候你打电话有什么事?”

“当然有事,你会开锁吗?”

“当然,不过,你要开什么锁,在哪?你不是打算爬那个美女的窗户吧!”

郭奕开始怀念纳兰庆,那家伙至少没有这么多话。

“你少废话,怎么开?”

“这个很简单,你先将周围的暗物质调动到锁上,因为这时暗物质相当稀薄,所以它可以进入到任何物质中,通过感知暗物质,你就可以知道这锁得内部构造,然后将暗物质压缩成那把锁所需要的钥匙就行了!”

郭奕怒了,这他妈可不简单啊,他刚要挂掉电话,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说:

“我记得你在虎头山烂尾楼上一跃而下,那可是七楼,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也很简单,你只要将周围的暗物质调动你身体的周围,然后让它按照一个逆时针方向快速流动,这时你就会发现的你的身体会便的很轻。”

郭奕悚然道:

“那不是等于会飞了?”

“不知道,也许以后可以,但至少我目前还达不到这个水平,再说当时我也不是一跃而下,只不过当时由于身体轻了,我可以在楼体上不断的借力,来调整下落的速度和身体平衡——”

闻天和还没说完,郭奕就挂断了电话,没想到今天还学了这么一手,如果真的成功,那小时候飞沿走壁的梦想不就实现了!

郭奕费力的调动身边的暗物质,让他们围着自己旋转起来,以他现在对暗物质的掌控,虽然还不足以压缩成某种武器,或者说钥匙,但要调动它们运转还是可以,虽然少的可怜,但郭奕还是感觉到了那种身体轻盈的感觉。

郭奕大喜,他打量了一下楼房结构,然后迅速走到窗口旁边的排水管道,双手抓住管道,双脚夹住,迅速向楼上爬去,他小时候爬树上房相当在行,虽然扔下不少年了,现在重新拾起,居然不亚于当年,甚至更迅速更轻盈。

郭奕爬到张红颜的窗外,他伸手抓住窗台,将身子从排水管上移动到窗台,他用手轻轻推了推塑钢窗户,竟然没有上锁,郭奕心中窃喜,看来今晚还有戏。

他无声的推开窗户,挑开窗帘往里看了看,房间里开着小夜灯,虽然昏暗,但足以让他看清楚房间内的情况,他记得很清楚,这就是张红颜的卧室。

他定了定神,往床上看去,一具曲线玲珑的美妙**侧卧在床上,身上搭了一件薄毯,美人睡的正熟。

郭奕灵巧的翻进了窗子,将推开的窗扇复原,然后慢慢向床头走去,张红颜长发散在脑后,几缕柔软的发丝散在腮边,一条雪白的手臂露在毯外,酥胸半露,现出一道深壑,侧卧的身子勾勒出一道极为美好的曲线,两条修长白嫩的大腿紧紧并在一起??????

她似乎睡得很沉,一点也没有觉察房间里已然多了一个人。

郭奕犹豫了,他是应该轻轻的把她叫醒,然后道歉,然后细火慢炖呢?还是直接脱了衣服上床,先斩后奏呢?仅凭薄毯下的曲线,郭奕可以断定,她并没有穿衣服?????

一咬牙,郭奕决定先斩后奏,大家都不是第一次了,繁琐的前戏就不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