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武帝

妖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58

最新章节: 见郭奕下车了,黄文静心才算落地,她可是一直担心他将自己和小妹赶下车的。***她赶紧从后排爬到前排,握住方向盘,脚尖点上油门,心里踏实了,再扭头看窗外的郭奕,见他怅然的站在路边,向远处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心里有些愧疚,同时也心存感激,自己将人家的车弄丢了,还差点连人也没命,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救治

105 住哪啊

郭奕嘿嘿一笑:

“怎么,还不能用啊?最近憋坏了吧!”

纳兰庆愤愤的说:

“能用个屁啊,连撒尿都费劲,还怎么用,憋的又黑又硬的,都快紫了!老大,你太损了!”

“我给你治好了,我有什么好处?”

“我以后鞍前马后任你驱使。”

“那工资怎么算?我这可开不出太高的工资。”

纳兰庆倨傲的说:

“老大,说句不恭敬的话,你那点钱我还看不到眼里,这些年别的不说,钱吗,咱还是小有积蓄的!”

“既然这么挣钱,你不去继续做这么有前途的职业,跑我这来打什么杂啊?”

纳兰庆一屁股坐在郭奕身边,叹了口气说:

“你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先听假话吧,假话往往顺耳,然后你再说真话。”

“假话是,我被你折服了,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霸气,你那无与伦比的领袖气质,凌厉无比的强悍身手,都让我无比的佩服,只要和你站在一起,我就感到无上的荣耀和光荣,你那太阳般——”

“停停停!还是说真话吧。”

郭奕实在受不了了,再说下自己都得吐。

“一开始吧,就想着你把我这伤给我治了,要不然我后半生非得成变态不可。我只有在你身边才有这个机会啊,我琢磨着你一旦给我治好,我就立刻走人,如果你态度不好,我还有可能趁机干掉你。”

郭奕点头说:

“这个我想到了。”

“可现在我不想走了,你不知道,现在我们业内又出了一批后起之秀,那叫一个生猛,无论是冷兵刃热武器投毒下药无所不用其极,听说这些人是从小就开始接受残酷的训练,那死亡比例达到了百分之八十,这样的训练结果出来的都是一个个杀人机器啊,这些人不但疯狂的做任务,而且还以猎杀杀手榜前二十名的人物为荣,就在前几天,排名第九的诸葛丰已经挂了!”

纳兰庆叹了一口气,细长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落寂,他接着说:

“我觉得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个杀手如果有了这种感觉,要么退休,要么死,我只能选择退休了!”

“你退休就退休呗,干嘛还要留在我这,我这也有危险啊!”

“你这里的危险说起来都是小意思,再说也只是偶尔才会有,算不得什么大事,我退休之后只能隐姓埋名,连个说说心里话的都没有,而在你这,大家知根知底,说什么都不用忌讳的。”

郭奕有点小受打击,合着自己这里的危险在人家眼里根本就不叫个事。

郭奕正和纳兰庆聊天,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纳兰嫣很有觉悟的跑去开门,随着她的小碎步身上的肉一颤一颤的,看的郭奕一阵眼晕,忍不住问道:

“你妹妹长的和你差距很大的啊?”

纳兰庆瞪起眼睛说:

“我妹妹不好看?”

“好看,好看,就是和你不太一样,我是说身材方面。”

“哦,是这样啊,我妹妹是长的比较圆润一些,小的时候家里穷,又一次她换了重病,我们那的一个缺德医生竟然用了含有激素的药,结果导致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做杀手之后第一个杀的人就是那个大夫,妈的,太不是东西了!”

郭奕心想,你不是觉得挺好的吗,还“圆润”?觉得好你干嘛杀人家大夫啊?看不出这货还是一个自我催眠的高手。

门一开,郭奕眼前顿时一亮,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出现在门口,长发紫裙,相貌极为清秀,素面朝天,清纯可人。郭奕暼了一眼同样眼睛发亮的纳兰庆,不由很是恶意的问道:

“你觉得是你妹妹好看,还是那个女孩好看?”

纳兰庆恋恋不舍的从女孩身上收回眼光,撇撇嘴说:

“太瘦了,不好看,还是圆润点好,看着也舒服。”

郭奕鄙视,叹气说:

“本来我还有办法能让你妹妹身材变的和她一样,既然你这样说,那就算了!”

这倒不是他信口吹牛,他能从自己身体里取出子弹,自然能在别人身上取出油脂,只不过更加麻烦一些而已,他现在对人体的结构了解的非常清楚,现在正在向微观方面发展,去点肥肉啥的,不算太大的难事。

纳兰庆顿时瞪大了眼睛,急声说:

“你说的是真的?”

郭奕不理他,继续说:

“你看你妹妹脸上的小疙瘩了吗,想去掉也简单的很,只要饮食平衡,以后也不会再起了???????”

纳兰庆一改自己的热切,警惕的看着郭奕说:

“老大,你不会打我妹妹的注意吧?”

郭奕差点栽倒——我有这个胆量吗?即使有这个胆量,有这个胃口吗?就你这妹妹,别说真人了,就是一张照片,贴在墙上能辟邪,贴在床上能避孕,我打她的注意?我疯了不成!

这时,那个瘦瘦的漂亮女孩走了过来,对郭奕说:

“请问,您是郭先生吗?”

声音清甜,普通话标准。

郭奕点头。

“听说你的诊所招人,我是来应聘的?”

郭奕愕然道:

“谁说的?”

自己不就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吗,怎么就这么一会的工夫大家都知道了。

是何先生告诉我的,他告诉我您还缺个秘书,这是我的简历,请过目。

何先生?自己好像就认识一个姓何的,是自己的房东,这件办公室的主人,哦,郭奕想起来了,是闻天和这个家伙,一般跟人介绍都说自己叫何天文,这小子想干什么,怎么净添乱啊。刚才还这晃悠呢,怎么一会的工夫就给自己招来个秘书啊,不过,这话说过来,这秘书长的还真不错,虽然略微瘦了一些,某些地方不是太突出,但这些都可以慢慢培养开发的嘛?可惜——

郭奕扫了一眼简历,发现她叫楚怡君,竟是省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的临床,精通各种办公软件。郭奕抬起头,柔和的眼眸中藏着不易觉察的锐利,他笑笑说:

“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家大医院,为什么选在我这还没开业的诊所?”

“何先生说,你这边的工资是省内最高的,我需要钱!”

“他给你说的是多少钱?”

“七千,每月!”

郭奕额头上的青筋蹦了蹦,这个牲口也太离谱了,七千?你怎么不说七万?

楚怡君看看处于爆发的边缘的郭奕,小心翼翼的说:

“其实,用不了这么高,五千就成。”

郭奕脸色还是不好。

“最少三千,不能再低了!”

女孩快哭了,郭奕勉强说:

“好吧,就三千。”

纳兰庆凑上来说:

“老大,我的工资你不用付,但是我妹妹的你总得给吧,我看这个标准还是能接受的。”

郭奕黑着脸说:

“你明天去给我拉业务,找不到业务你就不用回来了。我这里不养闲人。”

在楚怡君惊异的注视下,郭奕不顾形象往沙发上一躺,开始发愁,这么多人,往哪住啊?